ex2g8精品都市言情 貞觀憨婿討論-第424章和我有毛關係鑒賞-3263z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424章
李世民不敢告诉韦浩,担心韦浩会冲动的去找长孙无忌的麻烦,而且李世民都不用想,韦浩肯定会去找麻烦的,敢如此诬陷韦浩,韦浩岂能忍住,
而韦浩回到了县衙以后,想到了李世民说的话,怎么想怎么不对劲,应该是有人要坑自己,联合起长孙无忌刚刚回来,还有书房的那些摔烂的茶杯,难道长孙无忌要阴自己。
“玛德,如果要阴我,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又不是忍者神龟!”韦浩摸着自己的脑袋,开口说道,
接着就出门了,直奔工部那边,到了工部,韦浩就到了段纶的办公房,发现段纶没在,韦浩就去了找了王珺。
“啊,夏国公,你不要告诉我,你是专门来找我的?”王珺看到了韦浩到了自己干活的地方来找自己,马上哭着脸对着韦浩问道。
“什么表情,我来找你,你还不高兴?好歹咱们也是朋友吧?”韦浩看着王珺问了起来。
“话是这么说,但是,你估计又是要火药的吧?夏国公,要不,你自己配点吧,我可不敢给你,上次给你,尚书可是训斥我了!”王珺抬头可怜巴巴的看着韦浩说道。
千金笑 绯君
“你怕他,他还敢开除你啊,开除你你就来找我,你看我不炸了他的办公房!”韦浩拍着王珺的肩膀,对着王珺说道。
“真的要火药啊?”王珺郁闷的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真的!”韦浩点了点头,
“你不要为难我好不好,你自己配点啊!”王珺快要哭了,真如自己猜的那样,韦浩就是来要火药的。
“没空,我忙着呢,快点,给我弄点,要做好的,我要去炸楼!”韦浩对着王珺说道。
“我能问问是谁家的吗?谁敢得罪你啊,不要命了?”王珺可怜巴巴的看着韦浩问道,
韦浩瞪了他一眼。
“成,我给你拿,你要多少?”王珺没办法,不给韦浩拿那是不可能的,他自己会配,再说了,虽然会被尚书说,但是也就是说说而已,根本就没有处罚,也不敢处罚,毕竟,陛下都不会追究自己,何况尚书?
“五十斤吧!”韦浩想都没有想到的说道,王珺吓了一个趔趄,抬头看着韦浩问道:“不是,多大的仇恨啊,五十斤,你是想要炸了人家整个府邸?”
“差不多,快点,忙着呢,有空来找我,我请你喝茶!”韦浩不耐烦的看着王珺说道。
“成,我去给你拿,诶!”王珺叹气的说道,没办法啊!韦浩很开心的提着五十斤火药,让自己的亲卫拿着,交代了他们注意的事项,他们都知道这玩意,之前韦浩用这个可是炸了不少人家的大门,现在他们也很小心。
“记得啊,明天一大早要带到承天门外面去,等着我,搞不好明天上午就要用了!”韦浩对着韦大说道。
“知道了,公子!”韦大山高兴的点了点头说道,晚上,韦浩回到了府上,韦富荣没在,也不知道干嘛去了。
吃完饭后,韦浩就在客厅里面等着,没一会,韦富荣回来了。
重生之錦繡天成
“爹。你怎么才回来?”韦浩看到了韦富荣过来,马上过去扶着韦富荣。
“嗯,去西城玩了一会!”韦富荣笑着说道,满嘴的酒气,不过没有喝醉。
老婆,寵寵我吧
“哦,爹,我要跟你说个事情,走,去书房那边,给你泡点茶叶喝,醒醒酒!”韦浩扶着韦富荣说道。
“怎么了,你和老夫有什么事情说,你想干嘛就干嘛,爹可管不了你了!”韦富荣马上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也没有什么事情,小事情!”韦浩笑着看着韦富荣说道。
青春角鬥士
“小事情你还找老夫说?”韦富荣看了韦浩一眼,接着一想,对着韦浩你问道:“你是不是惹事了?”
“没,我多长时间没惹事了,我现在改过自新了!”韦浩马上心虚的看着韦富荣说道,韦富荣听到了,居然还点了点头,确实是好久没有惹事了。
很快,韦浩就扶着韦富荣到了自己的书房,韦浩坐在那里泡茶。
“今天啊,我在西城,碰到了那些老友,老夫就请他们吃饭,就在聚贤楼吃,有段时间没和他们在一起喝酒了,之前你还没有封爵的时候,我们几个时常在一起,后面你封爵了,就生分了,现在到了东城来住,就更加生分了,所以西城的房子建好后,老夫就去西城住,这样老夫还能够天天去外面转悠去!”韦富荣靠在椅子上,对着韦浩说道。
“行,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来,爹,喝茶,小心烫!”韦浩端着茶杯,到了韦富荣面前,开口说道。
“嗯,说吧,什么事情?需要花多少钱?反正那些钱是你弄回来,你想怎么花都成!”韦富荣点了点头,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是这样,今天上午啊,父皇找我去了皇宫,说是要让我坐十天牢房,就当给我放假了!我也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韦浩小心翼翼的看着韦富荣说道,韦富荣愣住了,看着韦浩。
“你个兔崽子,你刚刚还说改过自新了,我看你是狗改不了吃屎!”韦富荣说着就去摸椅子后面,估计是找棍子。
“爹爹爹爹,不要着急,不要着急,我真的没有犯错误,真的,我天天忙着京兆府的事,哪有时间去犯错误?”韦浩马上过去拦住了韦富荣,对着韦富荣说道。
“你放屁,没犯错误,陛下能够让你去牢房里面待着,你自己说,去了多少回了?”韦富荣看着韦浩质问了起来。
“我今年不是去的少吗?但是这次,我是真的不知道,所以,爹,你就别找棍子了,父皇都还和我说,让我好好和你说,让你不要着急,你要是不相信,明天一大早,你去找陛下问问去,真的,我估计啊,是有人要陷害我,父皇为了保护我,就让我在牢房里面待着!”韦浩赶紧给韦富荣解释,不解释清楚不行啊,不解释清楚会挨打的。
而韦富荣听到了韦浩说有人要陷害他,马上盯着韦浩看着:“谁啊?”
“还不知道呢,反正父皇就是这个意思,爹,你放心,没事!”韦浩马上摇头说道。
“谁敢陷害你,老夫和他拼了,你和爹说说!”韦富荣拉着韦浩坐下来,盯着韦浩问道。
“我真不知道,我要知道了,还用你老出马吗?”韦浩接着对着韦富荣解释说道。
“嗯,你呀,就知道惹事,你肯定是得罪人家了,要不然,谁还会去陷害你,还有,做人不要那么嚣张,不要没事就去挑衅那么多人,下手的时候也要有分寸,不能胡来!”韦富荣狠狠的在韦浩的胳膊上打了一下,韦浩躲都没有躲。
“不是,我是真的不知道是谁,爹,你放心,我知道了我饶不了他,你放心就是了!”韦浩马上对着韦富荣说道。
“兔崽子,一天天不够老夫操心的!”韦富荣盯着韦浩骂道,
韦浩笑了起来。
“需要准备什么吗?住十天呢,要带什么东西过去?”韦富荣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不用,我交代了王管家,让他准备了东西,就是提前告诉你,免得你担心,你想想看,我每次坐牢,都是提前知道拿下,你想想看,能有多大的事情啊?”韦浩看着韦富荣讪笑的说道。
“嗯,明天我再告诉你娘亲,免得你娘亲担心的睡不着觉,兔崽子!”韦富荣继续瞪着韦浩骂道,
韦浩继续笑着,接着端起了茶杯,对着韦富荣说道:“爹,差不多凉了,喝茶!”
“哼!”韦富荣接过了小杯子,一口喝完了,韦浩继续给他倒茶。
婚愛趁年華 安大向
“爹,西城的府邸,建设的如何了?姐夫可是很用心在建设的!”韦浩看着韦富荣问道。
“还不错,主体都建设完了,现在在准备那些装饰的东西,木匠也在忙着,等入秋了,就开始装饰!”韦富荣点了点头说道,接着父子两个就说着其他的事情,
聊了一会,韦富荣的酒劲上来了,韦浩连忙搀扶着韦富荣去后院那边休息去,弄完了以后,韦浩也是再次回到了自己的书房,想着这件事,
第二天一大早,韦浩起床后,还是练武,接着洗漱后,就前往皇宫当中,
刚刚到了承天门的时候,承天门也是才打开,还有很多大臣在陆续进去呢。
“慎庸!”李靖和房玄龄特意在这里等着韦浩,他们昨天可是看到了长孙无忌写的奏章,知道里面的内容,他们也清楚,一旦韦浩知道了这件事是一定会和长孙无忌拼命的,所以他们两个在这里等着韦浩,希望劝住韦浩。
“岳父,房仆射好!”韦浩下马,对着他们两个拱手说道。
“嗯,来,边走边说!”李靖对着韦浩说道。
“诶,岳父请,房仆射请!”韦浩马上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让他们先走,韦浩在后面跟着。
“慎庸啊,今天,不管朝堂发生了什么事情,你都要忍住,不许打架,听到了没有?”李靖在前面边走边说道。
“啊,能有什么事情啊?放心,我最近可没有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得罪谁,我没事打架干嘛?”韦浩一听,愣了一下,想着他们可能是知道了什么,但是自己还是需要装糊涂才是。
“嗯,最近是不错,京兆府现在也是干的有声有色了,很好,不过,听你岳父的,不要冲动,要相信陛下,相信我们这些大臣!”房玄龄也是在旁边开口说道,韦浩则是不解的看着他们两个。
“记住了,今天不管怎么样,都不许打架!”李靖继续对着韦浩说道。
“行,我尽可能吧,如果忍不住就没有办法了,别人也不能欺负我那么狠吧?”韦浩点了点头说道。
“此事啊,你要忍住才是,陛下和我们,都知道是什么东西,只是说,现在还需要调查,你虽然可能会受点委屈,但是陛下最信任的就是你了,你还担心什么?”房玄龄也是劝着韦浩说道,
韦浩点了点头,想着他们肯定是知道了长孙无忌调查的事情,而且调查的结果也知道了,
很快,韦浩他们就到了甘露殿大殿外面,也看到了长孙无忌。
“哟,舅舅回来了,一路辛苦啊!”韦浩看到了长孙无忌,还特意过去和长孙无忌打了一个招呼,
李靖在后面冷哼了一声,对于长孙无忌这样,非常不齿,不管怎么样,韦浩是的非常尊重长孙无忌的,虽然长孙无忌阴了韦浩这么多次,韦浩也是尊敬着他,没想到,他是下手一次比一次狠,这次简直就是把污水泼到韦浩头上去了,就韦浩的性格,今天估计是忍不住的。
“嗯,不辛苦!”长孙无忌还是笑着对着韦浩说道,一旁的侯君集则是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很快,王德就出来了,打开了宣布上朝,韦浩他们开始进入到了朝堂当中,老地方,韦浩直接往花瓶上面一靠,准备睡觉。
李靖看到了没说话,想着,还是睡着了好,省的等会起来打架,
程咬金则是无语的看着韦浩,每次这小子都让自己叫他起来,叫他起来倒是没什么,关键是,自己也想要睡觉啊,可是没有这个胆子,整个满朝文武当中,也就韦浩有这个胆子,太子都不敢,当然,吴王也敢,但是胆子肯定没有韦浩那么大。接着李世民就问那些大臣们现在朝堂需要处理的事情,李世民坐在那里,开始处理朝政,
不知不觉,韦浩就睡着了,差不多小半个时辰,那些朝政也处理完了,接着李世民开口说道:“两个月前,朕接到了消息,有人居然敢走私生铁到他国去,最少运出去了150万斤,最多运输出去了500万斤,现在看来,150万斤是不止了!此事,朕让齐国公去调查,昨天,齐国公回来,调查结果也出来了,来人啊,宣读一下齐国公写的奏章!”
“是!”王德马上拿着奏章,就准备开始念。
“什么!”下面的那些大臣,全部都傻了,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走私生铁,生铁可是朝堂控制非常严的物资,是严禁流入到境外去的,现在居然还有人有这样的胆子,
那些大臣们此刻全部盯着王德,想要听听王德念出来的结果是什么,
而侯君集也是仔细的听着,虽然之前和长孙无忌商量好了,但是具体写的是什么,他也不知道,随着王德的念着奏章,那些大臣心里就更加震惊了,纷纷看着韦浩这边,可是韦浩都已经睡着了,李世民也感觉奇怪,韦浩怎么没有动静呢?
于是站了起来,王德还停止了,李世民示意他继续念下去,而自己则是背着手到了韦浩这边,发现了韦浩靠在那里,都快流哈喇子了,那个气,心里想着,这个兔崽子每次来上朝,都是睡觉,说什么听不懂,还不如睡觉呢。
李世民用脚踢了一下韦浩,韦浩挪动了一下,眼睛都没有睁开,继续睡觉。李世民继续踢韦浩一脚。
“有毛病啊?我都让了位置了,你要睡觉你就睡啊…啊,父皇!”韦浩刚刚想要发飙,以为是有人也想要睡觉,可是一睁眼,就看到了李世民用愤怒的眼神盯着自己,马上讪笑的看着李世民喊了起来。
“哼!”李世民哼了一声,背着手往上面走去了,韦浩摸不着头脑,还探头看了一下李世民的背影,接着小声的对着旁边的程咬金问道:“陛下怎么了?”
“仔细听王公公念的,可惜,刚刚精彩的地方,你没有听到!”程咬金很无奈的对着韦浩说道。
“啥精彩的事情,还有,念什么啊?谁的奏章?”韦浩继续小声的问了起来。
“齐国公的,他去调查生铁走私的事情,现在正在念呢!”程咬金继续小声的回答着韦浩。
“哦,跟我有什么关系,父皇叫我起来干嘛?”韦浩一听,好像是和自己没关系啊,没听到念到自己的名字,还不如睡觉呢,于是又往花瓶上面一靠,准备睡觉。
程咬金就推了推韦浩。
“怎么了?”韦浩不懂的看着程咬金。
“和你有关系,有大关系,你小子麻烦了。”程咬金压低声音说道。
“我,麻烦了,不是,跟我有什么关系?程叔叔,你可不要唬我!我才不相信你呢,你没事喜欢捉弄人,你以为我不知道啊?”韦浩说着还得意对着程咬金挤了挤眼,
程咬金很无奈的看着韦浩,这小子居然不相信。
“不相信问你岳父!”程咬金对着韦浩说道,韦浩一听,就挪到了李靖后面,对着李靖说道:“岳父,刚刚程叔叔说我有大麻烦了,还说,这事和我有关系,什么关系啊?程叔叔不是骗我的吧?”
“诶,和你有关系,刚刚你睡着了,没听到呢!”李靖叹气了一声说道。
“不是吧,和我有毛关系啊,我就是弄出了铁坊,再说了,走私生铁,嗯,谁这么大的胆子?”韦浩继续一脸无知的看着李靖问了起来,李靖在那里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