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bg98精品都市言情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大雪將至雲壓頭-第一百二十五章 狸貓換太子鑒賞-wlsel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预产期就在这几日,夫人可千万要小心些,若是有不舒服的地方,立刻叫大夫和产婆过来。”大夫再三叮嘱夏瑾瑜道。
夏瑾瑜笑着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这几日我会多注意的,多谢大夫。”
“椿儿,送大夫出去吧。”
邢椿应道:“是。”
她将大夫送走后,回到房间里,看着正在低头抚摸自己肚子的夏瑾瑜,高兴笑道:“夫人,小公子就快要出生了,椿儿真替夫人高兴,这几日我便待在房里,夫人若是有什么事,便叫椿儿做。”
“好。”事关自己的孩子,夏瑾瑜自然要小心再小心,不容许出半点差错。
“也不知道大夫人肚子里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不过总归不会比我们的小公子先出生,到时候小公子就是穆府的长子,将军一定会爱屋及乌,将小公子放在掌心上宠的。”
夏瑾瑜勾唇道:“大夫只是说是男孩儿的可能性比较大,你怎么就一口一个小公子了?再者说,若他真是个男孩儿,那必定也是要当将军的,掌心上宠出来的男孩子可当不了战场上以一敌百的大将军。”
“哈哈哈哈哈,是谁要当将军?”
“夫人,将军来了!”邢椿见穆显阳走了进来,立刻识趣地退了出去,给他们二人留下说话的空间。
夏瑾瑜想起身,“显阳……”
穆显阳急忙制止住她的动作,“说了多少次了,你现在身子不便,不必行这些虚礼,当心伤到肚中的孩儿。”
“是。”夏瑾瑜顺着穆显阳的力道起身,坐回床上。
穆显阳像寻常百姓家都会做的那样隔着肚子和夏瑾瑜腹中的孩子说了会儿话,哪怕知道孩子听不到,二人也自得其乐。
“说来也奇怪……”穆显阳忽然想起什么,道:“瑾瑜你的预产期在这几日,霞眠的竟然也是这几日,明明她要比你迟怀上一个半月,你说,你们二人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有些缘分?说不定我的两个孩子可以在同一天出生。”
夏瑾瑜听言眼睛微微睁大,柳霞眠的预产期竟然也是这几天?
这如何可能?
人说十月怀胎,方可生下健康的婴儿,而柳霞眠却早产如此多,腹中胎儿莫不会出什么岔子吧?
还是说产婆和大夫错估了预产期?
夏瑾瑜心中百般疑惑。
然而她见穆显阳这般高兴,便没将这些话说出口。
……
先天傳奇 水裏遊魚
浩劫之路 愛習作壹
“夫人,起来喝药了。”林妤锦端着一碗黑乎乎的药汤走了进来。
这药便是一位医术高明的大夫开得催产药,一服喝三次,两碗水煎成一碗,这两个多月来柳霞眠坚持天天服用,这才将本该一个多月后出生的婴儿生生提前了这许久。
柳霞眠接过药,皱着眉喝完了,尔后拿过林妤锦递来的蜜饯,这才缓了缓口中的苦意。
“夫人还难受吗?”林妤锦眉间一抹忧心久久未散去。
自从柳霞眠服用了这种药后,一天中最起码有一个时辰的时间是在腹痛。
这腹痛说剧烈也不剧烈,说轻松却也并不轻松,但大夫却说这是正常的,柳霞眠也就只能这样熬着。
好在付出总有回报,她总算让这孩子能有机会比那小孽种提前来到这个世上。
柳霞眠摇了摇头,今日的那阵子腹痛已经过了,至少今天不会再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除了之前那桩事没有办好,林妤锦确实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都照顾得很独到,柳霞眠渐渐地也不怪她了,毕竟像林妤锦这样忠心的人实在难得。
林妤锦松了口气,“那便好。”
“夫人的蜜饯子快吃完了,奴婢再去买些回来。”柳霞眠入嘴的东西也向来是林妤锦在把关和操办,就连买蜜饯子这种小事都会亲力亲为,不放心交给旁人。
毕竟这开药的大夫特意交代过,吃了这药,很多东西都需要忌口,如果不慎吃了,可能会出现无法挽回的后果。
蟬翼迷蹤
.
这日中午,柳霞眠忽然剧烈腹痛起来,那同感不似平时,她又预感自己是要临盆了,连忙将林妤锦叫来。
林妤锦见柳霞眠身下开始洇出大片湿迹,眼皮一跳,连爬带滚地跑出去将隔壁的产婆和大夫叫来。
“夫人快要生了!你们快来!燕儿你去将将军叫来!快!”
孕妇生产是个极为漫长和痛苦的过程,短则痛上几个时辰,长则痛上一天一夜。
而柳霞眠便是那种最为不幸的。
穆显阳还未入院,至门口时便听到了房间里头撕心裂肺的叫声,他听得一阵揪心。
哪怕他心里对这个妻子没那么多喜爱,但总归这孩子是他的种。
先前他一直以为夏瑾瑜的孩子会是他的第一个孩子,没想到后来才有消息的柳霞眠竟然先临盆了。
那么现下房间里这个即将要出世的孩子便是日后他穆府的嫡长子或嫡长女。
这般想着,穆显阳的手竟一时间有些颤抖。
爱你,才会放手 凌舞
傾婷之戀 慕蘇
生产之地男人不方便进,穆显阳只能坐在外面等。
弹剑武林
等累了便先去歇歇再过来,只不过他几来几去,里头的嘶叫声却是一刻都没有歇过。
等到第二日辰时,夏瑾瑜身边的那个丫鬟竟然也跑了过来,说是二夫人也要生了!
“什么?!”穆显阳眉间的高兴难掩,难道他这两个孩子真能在同一天出生?!
穆显阳立刻往夏瑾瑜那边赶去,院子里传出的嘶叫声比起柳霞眠院子里的只高不低。
……
随着一声震破天际的嘶叫,柳霞眠只觉腹中一轻,终于是将那货卸下。
然而那一刻,周围的人却忽然安静下来。
她虽然累,却还撑着一口气想看看自己的孩子,但在那一刻,柳霞眠却敏锐地察觉到了不对劲。
征輪俠影 還珠樓主
“怎、怎么了?”柳霞眠无力地挥了挥手,用干裂的唇说:“妤锦,将孩子抱来给我瞧瞧……”
林妤锦沉默地抱着孩子走过来,却在将要靠近柳霞眠的那一刻崩溃地哭出声,“夫人……小公子……小公子他……是个死胎!”
柳霞眠浑身僵住了,从手脚开始发冷,似是听不懂她的话,又问了一遍:“你、你说什么……你敢这么骗我,你不怕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