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54mv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1255再鑄鼎 線上看-第849章 鑿空 五 怛邏斯鑒賞-71qtf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1255再铸鼎
数日之前,山丹岭。
“轰……轰!”
元军阵后,六门火炮一字排开,先后发出轰鸣,将炮弹发射出去。
这炮声和之前的元军火炮一样震耳欲聋,但修长的炮身、复杂的炮架和两倍远的射程,无不体现了它们的与众不同。
果不其然,六枚炮弹划出一条弧线之后,准确地袭向半山腰上的山城,又因引信时间设置的不同,先后爆炸。无数弹片在城头散播开来,硝烟过后,一地狼藉。
哨塔上的观察员放下望远镜,对炮队报出一系列参数,各炮组根据参数开始重新调整射角。
不过,重火力营的副营长翟红大尉却没有让他们立刻开火,而是拿着一张单子,走到不远处的元将薛檀身边,笑着问道:“薛兄啊,我看打这一轮,对面那些兔崽子就该吓得差不多了,你还要再打吗?”
根据夏国与真金达成的协议,真金将和平将碎叶郡的土地转交给夏国,但夏国也要协助元军西征,占领新的家园。现在,太和旅赶来协助元军攻入山丹岭,就是协议的一部分。实际上这也是帮他们自己,毕竟山对面可是碎叶城,也是协议中要移交过来的碎叶郡的一部分。
薛檀看着这家伙,心中那是一个百感交集。几年前,他还在跟夏人打生打死,现在居然并肩作战了。不过倒也还好,有这帮凶神做队友,总比做敌人强许多。
他拿过翟红手中的单子看了看,又感到一阵头疼。上面列的是一系列夏军“军事服务”的价格——虽然双方达成了协议,但这协议内容还是要花钱的。“嗬,99银元一炮,刚刚这六炮,就打了六百出去?”
翟红笑道:“我们这炮弹可是万里迢迢从东京运来的,99可是吐血价了呢。所以我这也是为你们着想啊,六炮已经把他们打蒙了,你们趁乱上去多半也就夺下了,要不就不继续打了,省点钱?”
薛檀看了看单子,又看看西边的山城,吸了口气,咬牙道:“99就99,值了!翟营长,再给我打两轮,把那边的胡兵彻底打懵,然后我们就攻城。对了,再派二百利铳手给我们压阵!”
翟红哈哈一笑,在单子上写了写,然后对薛檀道:“薛兄,够爽快!那好,你签了字,然后就赶紧准备吧,等准备好了,就过来喊我们开炮!”
薛檀签了字,又与他重重一击掌,道:“那就敬候佳音了!”
很快,元军阵后鼓声响了起来,两营元兵扛着登城梯等器械开始向山城进发。本来,这时候察合台军就该开炮阻击了,但刚才的天降霰弹太过可怕,城头迟迟没有动作。
而等到守军终于在怯别的呼喊下回归位置准备开炮的时候,又一轮炮击降临了。
“轰……轰!”
炮弹越过元兵的头顶,在山城上空爆炸,弹片再度血洗了城头。
翟红特意等了一会儿,等到守军开始探头查看的时候,才让炮连打响第三轮,这次守军躲下去再也不敢上来了。
这期间,元兵也逐渐接近了山城,等到炮击结束,就冲到城下将梯子架上去,开始登城。
与此同时,两个夏军战车连冲到了山坡上,步兵们下车跟在了元兵身后,也不参与攻城,就盯着城头和城门,一旦有守军敢冒头反击,就用步枪对他们进行精准打击。
守军遭遇了这一套连续组合拳,完全没法抵挡。很快,元兵就成功登上了城头,占领整个城墙,将守军死死压制在了城中。
不久后,见到元旗在城头挂起,翟红就向薛檀贺喜道:“恭喜薛兄又拿下一城了!”
虽然这城早晚是夏人的,但薛檀现在仍喜不自胜,道:“还是多赖翟兄襄助了。”
然后他用望远镜看了看城头形势,又道:“此城已是囊中之物,不足挂齿。我等还是抓紧时间穿过山丹岭,袭入察合台军的腹地去吧!”
浪子剑客
翟红对他一抱拳:“那就请薛兄多指教了!”
稍后,两军收拾阵地,动作了起来。元军向山城增派了一批兵力,对里面的守军喊话劝降,与此同时大部队会同太和旅一起,越过山城,进入背后的山路。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山路之中尚有几处察合台军的山寨,但他们完全没意料到前方关城会失守,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轻松拿下。
两军当日便翻越了太和岭,直入背后的碎叶河谷之中,在碎叶水畔驻营。
碎叶水流域有两座主要城池,一座在东南,就是托克马克城,居民众多,但驻军不多;另一座在西北,曰吹城,屯驻了重兵,用以防御绕过山丹岭的元军。
第二日,两军就兵分两路,一部分元兵前去攻取托克马克,另一部分会同太和旅,向西北进攻吹城。
正如当初守将怯别所预料的,此时元军正派了大队骑兵,向西北进攻吹城,而吹城的守军也在积极防御,跟他们打了个有来有回——结果正在这时候,后方失守,遭遇前后夹击,后果可想而知了。
察合台军大败,一小部分战死,一部分逃亡,更多的人见识到太和旅的凶悍火力,直接投降了——本来西域兵就是墙头草意志不坚定,将领又大多是蒙古人,投降法理上还是宗主的元国毫无心理负担,果断做了俊杰。
于是,经过数日的作战、行军、追逐和整顿,这碎叶河谷的肥沃土地就归元国和夏国所有了。
托克马克城中粮草储备丰富,太和旅取之补充了自己的储备,还从缴获的马匹中挑选了一批良马补充入备用马群之中。
我想当大反派
之后,元军留下一部分人驻守托克马克,哦不,现在正式改名碎叶城了,其余人跟着太和旅继续西进,向西边的怛逻斯城进发。
这一路上,南边是崇山峻岭,北边是无边沙漠,只有山脚下一条狭窄的走廊地带可供通行。而这条走廊地带的西端,就是怛逻斯城,因流经此城的怛逻斯水而得名。
9月6日,察合台汗国,怛逻斯。
“怛逻斯?这就是怛逻斯?”
怛逻斯河东岸,联军驱逐了察合台军的人马后,就地驻营下来。周安宁登上一处小土坡,看向西岸的怛逻斯城,却只看到一圈小土墙围出了一片土黄色杂乱的城区,不免有些失望。
五百年前,唐朝不断向西域扩张,疆土达到极盛。同时期,大食帝国也在沙漠上崛起,不断向东扩张。然后,两个帝国相遇,发生了摩擦,最后正是在这个怛逻斯,双方爆发了一场大战。最终,唐军的附庸葛逻禄军(伊犁河谷的土著民族)临阵叛变,导致唐军大败,仅余数千人回归安西四镇。
这么一场大战的发生地,周安宁本以为会有一片宏伟的古战场,但身历其境后,只见到这么一座不大不小不富不贫普普通通的小城,难免感觉落差。
不过他很快摇了摇头:“想什么呢,都好几百年了,哪还剩那么多传奇……咦?”
在西方的地平线上,滚滚烟尘席卷了过来,周安宁拿起望远镜看过去,很快辨认出了是大队骑兵行进的迹象:“这是,援军,数量还不小?察合台人反应还挺快啊,是从哪调来……等等,这些莫不是就是所谓的三汗联军?”
之前元军占据了山城,不久后守将怯别就率众投降了。之后,他就将自己所知的情报吐露了出来,自然也包括三汗会盟的消息。
只不过联军的主要事务都是海都一手操办的,察合台汗笃哇都不怎么清楚,只知道把自己的部队派到怛逻斯去等待,像怯别这样的一般将领更不可能知道细节了。所以,太和旅得到的情报也是含糊不清的,现在看来,这些援军倒和传说中的三汗联军有几分相似。
他立刻下了山坡,向旅部行去,不久后见到了旅长孙镇河大校和其它几个军官。
周安宁向孙镇河上校报告了自己的发现,与此同时又有一系列侦察兵也将类似的情报报了回来。
孙镇河召集参谋,在地图上标注出最新信息,讨论了一会儿后,道:“援军来的这么急,看着不像是正常行军过来的,而是急着赶过来救命的。算算时间,应该是碎叶一带的残军逃了回去报信,他们觉得不妙,就急冲冲过来了。”
本来是严峻的军情,但说到这里,他的脸上却不禁挂起了笑容:“出发前没预料到会有三汗会盟这档子事,现在遇上了,也是正好。你们说,该怎么办?”
翟红搓着手道:“来得正好,就正好把他们聚成一团,一锅端了!”
三营长苗见灵大尉摇头道:“太冒险了。那个降将怯别说得不清不楚的,也不知道窝阔台和金帐来了多少人,但按常理推断,应该有几万人的规模。根据之前侦察的结果,怛逻斯城周边的察合台军大概还有两万人左右……要是让他们合兵一处,即使我们吃起来也有些费力啊。”
翟红摆了摆手:“即便真有这么多,但他们急行军不可能带着步兵,只能是骑兵先行,数量得砍一半。而且看距离,他们真正抵达城下还要段时间,我们正可以先下手为强,先击溃怛逻斯城的守军,再迎击援军!”
苗见灵仍然皱着眉头:“这时间差有点紧啊,来得及吗?”
周安宁也参与进来:“问题不大,攻的时候保持队形,随时调转炮口,没什么大不了的。”
其余几个参谋也表示了赞同,这可是建功立业的绝好机会啊!
孙镇河把手一拍,赞道:“好,就这么干!先打察合台军,再打援军,然后顺路去把他们的后方步兵和辎重也灭了。就用此战,打出我们的威名来!从此以后,我们要在西域横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