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fuic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大周仙吏 榮小榮-第39章 女皇最喜歡的東西展示-3dk5d

大周仙吏
小說推薦大周仙吏大周仙吏
吃一堑,长一智,一个谎言要用无数谎言去圆,还不如一开始就坦诚相见。
有了新居之后,女皇大方的将那座小楼送给了李慕,这次的事件,有惊无险的平息,只是梅大人的表现让他有些失望,两人这么深的交情,她居然在女皇面前拱火,李慕有必要重新考虑一下两个人的友情了。
对女皇,李慕则充满了抱歉。
女皇对他很好,而李慕似乎在利用女皇对他的好,为所欲为,忽略了她的感受。
被偏爱也不能有恃无恐,一段关系要长久的维持,一定是相互的,仗着偏爱,作天作地作自己,最终只会作的一无所有。
这是李慕观察过无数段感情,最终得到的结论。
哀 家
还好女皇大度,还好柳含烟宽容……
白云山。
主峰。
李清看着柳含烟惆怅的表情,问道:“姐姐,你怎么了?”
柳含烟叹了口气,说道:“我现在有点后悔了……”
李清问道:“后悔什么?”
柳含烟道:“如果我当时陪他留在北郡,该有多好……”
……
第二日,长乐宫外。
梅大人和上官离站在殿外,偶尔看一眼殿内。
李慕走进长乐宫,已经有一个时辰了。
也不知道他和女皇有什么好说的,整整一个时辰都没有说完。
昨天还恨不得将他处斩,今天就又你侬我侬,说个没完,梅大人叹了口气,她看着陛下长大,她以为自己已经很了解陛下了,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她便越来越猜不透陛下的心思。
长乐宫中,李慕其实在和女皇玩飞行棋。
这是晚晚和小白经常玩的游戏,她们常以此来决定,晚上谁睡在李慕里面。
女皇和她们天天在一起,也学会了这种新的娱乐方式。
李慕主动承认了错误,女皇也原谅了他,君臣关系,重回以前。
这个时候,李慕才有心思和她说起那副画的事情。
周妩掷下骰子,问道:“你感悟到那幅画的玄妙了?”
李慕点了点头,将在那画中看到的场景,描述了一遍。
周妩沉默一瞬,缓缓说道:“道玄真人果然将画道传承藏在了那幅画中,数千年前,百家争鸣,画道以“无中生有”之术,也曾跻身百家一流,只是自道玄真人陨落之后,画道便失去了传承,这幅是道玄真人留下的唯一画作,后人只是猜测,此画中,或许隐藏着画道奥秘,没想到是真的……”
李慕想起那些画面,也有些震惊的说道:“拥有“无中生有”如此玄妙的法术,当年画道修行者,岂不是天下无敌?”
周妩摇了摇头,说道:“修行之道,有谁敢言无敌,法家修行者,能言出法随,也未曾无敌于天下,任何一道,有所长,便有所短,没有真正的无敌。”
虽说修行之道,各有所长,各有所短,但若是诸道兼修,就能取长补短,未必不能无敌。
这时,周妩伸出手,一道白光闪过,那幅画卷,再次出现在她手中。
她将此画递给李慕,说道:“既然你能领悟道玄真人的传承,这幅画就送给你了,留给你慢慢感悟。”
李慕接过画,说道:“谢陛下。”
又是小半个时辰之后,李慕拿着画,走出长乐宫。
“站住。”
他走了没两步,身后传来梅大人的声音。
李慕停下脚步,转身问道:“有事?”
梅大人走上前,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翅膀硬了,连姐姐都不叫了……”
神拳王者
李慕瞥了她一眼,问道:“有拼命致弟弟于死地的姐姐吗?”
女神总裁是我老婆 楚业
梅大人黑着脸,说道:“别再和我提这件事情!”
李慕也只是这么一说,梅大人看着女皇长大,对她肯定比李慕亲,仅此事而言,别说是她,就连李慕自己,也觉得他对不起女皇。
梅大人瞥了他一眼,发现了手中的东西,震惊道:“陛下居然把这幅画也给你了?”
李慕看了看手里的画轴,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梅大人面色复杂,说道:“陛下年幼时喜欢作画,并且非常仰慕画圣道玄真人,这是道玄真人存世的唯一真迹,也是陛下最喜欢的画作,是先帝当时给周家下的聘礼……”
她有些感慨,说道:“陛下竟然将她最喜欢的东西给了你……”
从女皇特意从小楼中拿走这幅画的行为来看,女皇的确很喜欢这幅画,可她还是毫不犹豫的将画送给了自己。
李慕感动之余,心中的愧疚也更深。
他漫无目的的走到神都衙,李肆看到他,立刻道:“下次请我喝酒,你先把帐付了……”
李慕摆了摆手,说道:“这次不是来请你喝酒的,是有个问题想问你。”
李肆淡然道:“你那个朋友又遇到问题了?”
李慕点了点头,说道:“一个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将她最喜欢的东西送给你?”
李肆看了他一眼,说道:“如果一个人愿意将她最喜欢的东西送给你,那么,那件东西便不算是她最喜欢的东西,你才是。”
李肆看着李慕,一字一顿的说道:“你,才是她最喜欢的东西。”
离开神都衙的时候,李慕心事重重。
难道正如李肆所说,他,才是女皇最喜欢的东西?
女皇喜欢他,这一点李慕确信无疑。
在别人眼中,他本来就是女皇宠臣,女皇是他坚实的后盾,他在女皇的前面,为她冲锋陷阵,排忧解难,这样的臣子,多得一些恩宠,是应该的。
话虽如此,可他虽然不如李肆,但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感情白痴。
女皇对他的好,是不是有些过了?
他是第一次当人家的臣子,不知道宠臣应该是什么样子。
况且,作为局内人,当局者迷,李慕自己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他决定找一个局外人问问。
梅大人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她是女皇近臣,最了解女皇,也最了解女皇和他之间的事情。
李慕将她带到远处,布置了一个隔音阵法,梅大人左右看了看,没好气道:“干什么,这么神秘兮兮的?”
李慕问道:“梅姐姐,你说,陛下对我好不好?”
话音落下,他就挨了一个暴栗。
“好你个没良心的!”
“你居然敢怀疑陛下对你好不好!”
“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我告诉你,你怀疑谁都不能怀疑陛下,陛下对你不好,这世上就没人对你好了……”
……
从梅大人那里,李慕没有得到答案,反倒挨了一顿揍,他极度怀疑,她是为了公报私仇。
宗正寺门口,张春和寿王远远的看着,直到梅大人拂袖而去,两人才走上来,张春问道:“你怎么得罪梅大人了?”
“没事。”李慕揉了揉脑袋,随口问张春道:“张大人,你说陛下对我好吗?”
张春脚步一顿,缓缓的看向李慕,说道:“李大人,做人要有良心,你怎么会怀疑、怎么敢怀疑陛下对你好不好……”
李慕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张春问道:“那你什么意思?”
李慕想了想,问道:“我是说,先帝当年,是怎么对待宠臣的——比起陛下对我如何?”
张春摇了摇头,说道:“当年我还没有入朝为官,我怎么知道……”
寿王瞥了李慕一眼,淡淡说道:“先帝宠臣,也能和你比?先帝对宠妃,对皇后,都没有陛下对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