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vzf好看的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 吾即正道-二百三十三.又如同磐石般沉重熱推-no2ov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光怪陆离侦探社
有时赛莉卡·达莱尔会想,这一切这是梦境。
她只是做了一个很真实的噩梦,当从睡梦醒来,一切都和从前一样。
此时,饥饿感正撕咬她的理智。
下嘴唇被咬掉害得赛莉卡·达莱尔三天没有外出搜刮,她忽然有些后悔埋掉麦克而不是吃掉他。
当生存作为深不见底的裂缝横亘在道路前方,谁还会在乎更远处的人性?
我得吃点东西了……
赛莉卡·达莱尔下定决心。再不吃东西她会死的,与其死在地下室,还不如去赌一赌……
她踏上台阶,在门后安静倾听了几分钟,推动地下室门惊扰寂静,走向后院。
她希望麦克的尸体还没烂掉……
推开木门,眼前一切令赛莉卡·达莱尔绝望。
泥土翻起,一只人形怪物趴在她埋下麦克的土坑边撕扯着什么,传来咀嚼声。
它发现了赛莉卡·达莱尔,发出摩擦般地嘶吼,矫捷地扑向她。
要死了吗……
赛莉卡·达莱尔前所未有的平静,注视半空中嘴角挂着一截肠子的怪物——
風 夜 昕
突然好像空间冻结,怪物停滞在半空,以同样速度被甩回后院,赛莉卡·达莱尔看到四道力量同时拉扯住怪物的四肢,在它发出嚎叫前肢体就被硬生生扯断,带出的墨绿色血液好像抽出的筋肉。
一位穿着白裙的精致少女不知何时出现在院墙里,朝怪异甩出一把……枪?
她似乎不会用枪,把枪甩了出去而不是扣动扳机,但效果惊人,落在失去四肢怪物上的枪就像接触冰块的火炉,冒起的浓烟中怪物不再挣扎,已经死去。
少女赤足走到恶心肮脏的怪物身旁,捞起枪装回枪套,直到此时,她抬眸冷漠望了眼赛莉卡·达莱尔,微微歪头:“还有幸存者?”
夺舍成妻 伯研
得救的赛莉卡·达莱尔刚要回答,惊恐的发现这名少女的身躯是透明的!
想也不想,她转身往外逃命。
赛莉卡·达莱尔从不觉得自己能活到现在是凭借幸运……可能有一部分原因,但更多是聪明,比如现在往外跑而不是跑回地下室——
一道蔓延的影子比她更快。追赶上她,没入她的脚底。
赛莉卡·达莱尔站在原地,奇怪地呆滞了几秒,然后转身回到后院中间。
安娜投影不舍的离开赛莉卡·达莱尔脚下,回到安娜虚幻的身影。
“你对我做了什么,怪物!”
邪 王 真 眼
赛莉卡·达莱尔压制着声音,恐惧喊道。她刚才失去了身体控制权,就好像身体不再属于自己,而是成为一个寄居的旁观者……
“我什么也没做,只是让你不要到处乱跑,外面很危险……”安娜眼眸微垂,仿佛教堂怜悯世人的神像般的眼神:“赛莉卡·达莱尔。”
“你知道我……对,你当然知道。”赛莉卡·达莱尔心中发冷。
她能占据自己的身体,当然也能知道自己的记忆……
赛莉卡·达莱尔感觉自己赤身裸体地站在这名冷漠少女面前。
不过这只……怪异的态度很奇怪。
赛莉卡·达莱尔知道幽灵,怨灵也许差不多?
幽灵是人死后变的,这是不是表示……
“你不吃掉我?”赛莉卡·达莱尔试探着问。
“我是怨灵,对吃人不感兴趣。”安娜回答,挥了挥手重新掩埋土坑,留下一句飞出后院。
“站在原地等我。”
赛莉卡·达莱尔神情一动,下意识想要逃走,只是她又冷又饿,而这里是她唯一知道的安全之地。
再相信一次……
赛莉卡·达莱尔劝说自己,在后院等待少女归来。
两分钟后,那名少女归来,同时还有沉甸甸的罐头落在泥土上,相互碰撞组成的最悦耳的声音。
这与赛莉卡·达莱尔的想象完全不同:“为什么……”
“我需要你的身体。”安娜注视着赛莉卡·达莱尔。
“我的身体?”赛莉卡·达莱尔奇怪重复一句,仿佛明白了什么,褪下她那不合身的宽松麻布衣服,露出骨瘦嶙峋,在寒冷中颤抖的肮脏身躯。
赛莉卡·达莱尔感到羞耻,因为她觉得对面少女就好像皎洁的月光,而自己是下水道里最肮脏的老鼠。
“不管你想做什么,如果你能让我活下去……它归你了。”
“不是这种。”安娜皱眉说:“穿上衣服。躲在这里不要出去,需要时我会来找你。”
分成五段的怪物身躯被无形之手抓起,聚拢在安娜身后。安娜不想让幸运遇到的容器因恐惧而离开,思索了一下说:“别想着逃走,外面比你想象的危险。”
说完,她不理会还在寒风里发抖的赛莉卡·达莱尔,飘离后院,飞向望海崖的方向。
赛莉卡·达莱尔怔怔望着安娜消失视野中,如同刚刚睡醒,捡起衣服套在身上,不顾寒冷,咽下不断分泌的唾液,贪婪地抱起所有罐头,走一路掉一路地回到地下室。
她甚至没捡回掉下的罐头,艰难地打开一个罐头,颤抖的手捧着,狼吞虎咽。
边吃边哭。
……
胖妞的豪门之旅 三三
安娜的内心充满雀跃。
是的,雀跃。
安娜很开心自己能找到与陆离的平衡点。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她做到了与陆离的约定:不无故伤害他人。
也许因为刚刚附身,安娜的情感炽热而强烈。也许因为赛莉卡·达莱尔记忆的一部分影响到安娜,让她意识到与陆离的感情多么可贵:人与人之间仍充满欺骗与仇恨,幽灵与人类却毫无隔阂生活在一起。
她可以放心信任陆离,而陆离也是。
像往常一样检查是否有怪异跟随之后,安娜回到望海崖。
嘭——
猎物落在木屋前吉米面前,安娜迫不及待地冲进山洞,扑进正与蕾米交谈的陆离怀中。
“……我去看看猎物。”
蕾米眼眸里带着笑意,不打扰他们的私语时间。
“怎么了。”陆离平静地问。
只是拿在手里的钢笔掉在笔记上,晕染一小片墨迹。
“没事。”安娜说。
裁仙 梅子酒
虽然抱着陆离她什么都感觉不到,但又仿佛能感到呼吸吹过耳畔的酥麻,带来温暖的身躯。
她想要触碰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