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我要做秦二世 起點-第719章 齊王答應,趙王借道!分享

我要做秦二世
小說推薦我要做秦二世我要做秦二世
“好!”
如今的秦会,纵然是第一次见齐王,但是内心深处也没有丝毫的波澜。
在西域一行,让他成长不少。
特别是与宁生在乌孙的冒险一击,彻底让秦会全方位的成长,当他接到嬴高的命令,心里欢喜无比。
因为他清楚,嬴高之所以调集他,那是因为对于他的能力的认可。
……
秦会成长起来,也算是弥补了嬴高麾下的一个空缺,秦会是嬴高麾下,唯一一个有点名声的策士了。
秦会离去,在侍者的陪同下,朝着客房而去,这一刻,后胜目光一直落在秦会的身上。
一直到秦会消失不见!
“国相,这秦国一时间派来了两大使者,这两人如何呀?”国相府官吏迟疑了一下,朝着后胜,道。
“哈哈……”
淡然一笑,后胜语气幽幽,道:“大秦行人署顿弱代表着秦王,这是代表着秦国对于我大齐的尊重。”
“这是礼!”
“而秦会,他是大秦武安君嬴高的嫡系,此番入齐,只怕是气势如虹,本就是为了震慑我齐国。”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这是兵!”
……
说到这里,后胜便沉默不言了,他心里清楚,若是大齐拒绝了嬴高,秦齐之间爆发战争,也不会有人过多的指责秦国。
这是阳谋!
逼得齐国不得不为大秦服务,如此手段,再加上嬴高如此的年龄,当真是恐怖异常。
沉吟了片刻,后胜朝着国相府之中的官吏,道:“这齐墨只怕是灭定了,诸位若是有挚爱亲朋在齐墨之中,还是早点告诉一声,让逃命去吧!”
齐墨!
早已经在齐国扎根百年有余,与齐国融合在了一起,不光是渗透着,更是影响着齐国的一点一滴。
想要灭亡这样一个传承,纵然是这一次,秦王政背书,大秦武安君亲自出手都无济于事。
“只不过这大秦,当真是人才辈出,气运所钟啊!”
就算是后胜也不得不承认,这些年大秦太过于顺利了。这种顺利,是诸国无法比拟的。
正在这种一点一滴的差距,让大秦与山东诸国之间的距离越大了。
特别是嬴高崛起,后胜就清楚,未来的大秦必然会席卷天下。
未来的中原大地之上,秦国才是唯一的霸主。
这也是这些年以来,他对于秦国的官吏予以厚待的原因之一,他想要为后氏一族留下一线生机。
……..
一个时辰之后,秦会被后胜带领着面见齐王。
这一次,他对于齐王的消息,基本上都清楚,也就没有多做准备,此行临淄宫,秦会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见招拆招。
“外臣秦会拜见齐王!”
走进临淄宫,秦会朝着齐王一拱手,道。
瞥了一眼秦会,齐王冷声,道:“方才,大秦的使者顿弱刚刚从这里离去,先生此番前来,不知奉何人之命,欲行何事?”
他不是傻子,自然是清楚秦会来者不善,所以,这一刻开始,他率先发难,将皮球踢给了秦会。
“禀齐王,外臣奉大秦武安君之命而来!”
这一刻,秦会身体站的笔直,一如秦剑,散发出凛冽之威,纵然是身处于临淄宫之中,也不堕其威。
“自然是为武安君打头阵,与齐王协商,剿灭暴徒齐墨一事!”
………
“哼!”
齐王冷哼一声,临泽宫之中杀机浮现,在这一刻,仿佛刀锋已经显露,刺骨森寒。
他对于秦会的言辞与态度不满,在他看来,大秦武安君虽然强势,但是秦会不是嬴高,对于他的态度不够恭敬,甚至于有些咄咄逼人。
“你可不是大秦武安君,而且就算是大秦武安君,也不是秦王!”
“外臣知晓。”
这一刻,秦会莞尔一笑,朝着齐王,道:“看来,我大秦武安君所料不差,齐墨这些年之所以刺杀天下,原来是齐王暗中支持。”
“既然如此,外臣这就告辞,他日,必然是有天下诸国,百万大军亲自向齐王要一个交代。”
“如今的外臣不够资格,但是,外臣相信在那个时候,总会有人够资格!”
此刻,秦会的态度何止咄咄逼人。
这几乎就是明面上威胁齐王,但是正是这一番话,彻底的让齐王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齐墨,齐墨,齐在前,而墨在后。
齐王明白,一般情况下,天下诸国一定会与大秦为伍,但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只要是利益足够,足以改变一起的规则,这一点,毋庸置疑。
秦会的一句话,将齐王镇住了。
临淄宫之中,气氛一下子陷入了死寂,后胜见到齐王与秦会两人剑拔弩张,大有拔剑决斗的锋芒,不由的苦笑一声,道。
“先生,秦军进入齐国境内,这等于是对于我大齐天威的挑衅,不知武安君如何说法?”
后胜开口的时间很巧妙。
此话一出,顿时让临淄宫大殿之上剑拔弩张的气氛一下子松弛了下来,起到了缓和的作用,不至于让秦会与齐王一下子谈崩。
闻言,秦会平息了一下情绪,朝着后胜与齐王分别一拱手,道:“禀齐王,齐相,武安君有言,由大秦,大齐,联合组织一场军演。”
“调集秦军五万,齐军五万,向天下人展示一下何为大秦锐士,何为大齐的技击之士。”
“这一场军演,武安君称之为“除暴”,秦军与武安君由齐王邀请入齐,不知齐王以为如何?”
……
秦会神色肃然,他心里清楚,只要齐王点头,这一块遮羞布就算是稳妥了。
反正在他看来,有些事情已经是天下人心知肚明,只不过没有摆在台面上罢了。
至于借口,至于理由,根本不需要其他人相信,也不需要天下人相信,因为你掌控不了别人的思想。
所谓借口,所有的理由,都是为了应付自己,所以只需要自己相信自己了。
这里终究是战国!
名义很重要,同样的实力也很重要。
闻言,齐王神色一肃,现在他对于嬴高的话,已经不怎么信任了。
特别是为王多年,骨子里早已经习惯了谨慎,心里养成了戒备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