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pb1r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玉虛天尊-第六百二十四章逐鹿推薦-o588z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朝会殿犹如菜市场,妖王们纷纷出言责骂风后。
任鸿暗叹:这些年当帝君,我怎么觉得自己越来越累了?
他每次下界,原是打算逃避天庭宫务,在人间休息一下。可到了人间,都要先处置人间妖族的纷争。这几次下来,纪清媛根本不乐意来。有这功夫,她还不如在昆仑仙山调教纪瑄和李昀。
任鸿暗忖:制度,这都是天庭制度不完善。导致人间妖王不信任天庭,只仰仗我这尊帝君。回头必须把天庭彻底统合起来,不能每次我一下来,万妖马上闻风而动,过来找我各种做主。闹得师妹这些年,都不肯跟我一起散心度假了。
“够了!”任鸿敲击如意,呵斥群妖。
“这里是朕的帝宫,不是你等放浪的地方!”
大罗天威一扫而过,诸妖王心中凛然,一个个正襟危坐,装出好学生的模样。
任鸿转头对风后说:“夔牛已被朕点化,化作天庭神将,你要取其皮骨?”
他吩咐侍女去领人,很快有一位身披银甲的神将走过来。
夔神跪在任鸿面前行礼:“陛下圣安。”
“起来吧。你瞧瞧这位,他说要用你的皮骨制作神器,你可愿意?”
风后一听,神色惶恐,正要解释,但夔神将目光望来,然后道:“一切全凭陛下安排。”
“听听,我家忠仆也。”任鸿笑道:“风后,你也听到了,他听从本帝安排。既如此,那你就下手吧,将他杀了,取其皮骨制作神器。”
风后忙道:“是小子孟浪,未曾了解实情。既然夔牛阁下已经成神,小子万万不能取其皮骨。”
“别啊。赤县神州的人王法旨,本帝也是怕的。万一你现在不动手,回头轩辕帝得道,寻本帝晦气怎么办?”
听任鸿阴阳怪气的话,风后连连赔罪。
他又不傻,要是自己真敢当场杀夔牛神将,别说把东西带回去,怕是自己连帝宫都走不出。
风后道:“帝君,小子不敢对帝君爱将动手。但九州战事关乎神州兴衰,还请帝君指点。”
对风后的上道,任鸿很满意。
他刻意让人把夔牛带来,一是怜悯夔牛命运,二是为敲打风后,或者说确立自己勾陈帝君的威严。
朕给你的,你才能要。朕不给你,你不能抢。
风后老老实实向自己请教,这才是正理。
大胆狂厨 曾几执迷
勾陈对侍女打眼色,侍女从后殿取来一面夔鼓。
“朕点化夔牛时,他曾褪下一层兽皮。混合天界玄精灵木,打造这面罡雷夔鼓,专克地煞邪祟。你带回去吧。”
原来夔鼓已经做好了?
风后稍稍安心,拜谢帝君后接过夔鼓。
接着,风后问及有关九州战事。
“帝君,那九黎一方多有神灵相助,不知和天界有何干系?”
“那些神灵隶属后土宫,受巫教降灵之术召唤,符合天界规矩。”
天界四帝宫神职重合者众多。
如紫微宫有北斗星君司掌死亡,后土宫中则是后土娘娘管理生死薄。后土宫内有风伯雨师之神,紫微宫亦有操控天气的神灵,而勾陈一系乃至神霄府,同样有雷神。
四大帝宫象征四御本相,虽然彼此串联,象征天地星雷。但属下神灵重合众多,可以说每一个帝宫的神灵搬出来,就可以维持天庭法则运转。
谁占据主导,谁占据上风,端看这次逐鹿之战。
按照三清内定的结局,这一场应该是玉清仙家辅佐轩辕大破巫教。所以是勾陈宫和神霄府占据天庭主导权。上清一脉虽然司掌紫微宫,但真正崛起要在第三次神仙杀劫,商周之时。
任鸿好言道:“你且放心去吧。三宫诸神在人间逗留多年,荒殆天宫神职。朕自会派遣兵将前去责罚。”
“多谢帝君恩典。”
风后手捧夔鼓,亦步亦趋离开。
異世混沌劍祖
待他离开凤麟洲,任鸿伸了个懒腰,对万妖道:“回头朕在帝宫门口设立华表,尔等若有奏事,可写成奏章投入华表。朕在天界自然可以阅读,不必尔等屡屡跑来此地告状。”
将万妖遣散,任鸿留下齐瑶。
“难为你这次专门将风后带进来。稍后去逐鹿,可要同行?”
“自然。”齐瑶:“师尊说我在逐鹿之战中亦有机缘,让我寻玄女师姐照顾。”
齐瑶的机缘,任鸿自然清楚。
这次神仙杀劫后,天庭秩序确立,齐瑶有资格代表西王母在天宫打造瑶池,管理蟠桃园。甚至,任鸿隐约感觉到自己二人的气运牵扯。
他暗道:西王母将齐瑶推出来,虽然是为她打算,但必然牵扯到我,这段时间务必小心。
“鸿哥。”
齐瑶犹犹豫豫问:“老师们已经安排妥当,你觉得这样真的好吗?”
天地间的一切都有定数,都由那些道君古神们排布。就连风后求取夔鼓,乃至逐鹿之战的胜利者,早就已经订好。
这样的天数,真的可以吗?
“瑶妹,你要知道。纵然老师们确立天数,也只能把持大势。他们无法干涉人心,无法让我们的意志随他们操控。”
任鸿低声一笑:“按照老师们的计划,我的未来光鲜亮丽,是一条堂皇大道。但是啊——”
我是不会按照老师的安排去走的。
庶难为妾 千年书一桐
更不会认命,承认娲皇当年留下的那根签。
求不得?
不好意思,我偏要强求。在这个世界上,就不存在我们天皇阁主拿不到的东西。
……
风后回归九州,玄女催动夔鼓。一面夔鼓幻化九九八十一面神鼓挂在天边,震散战场上的煞气,并提升轩辕一方士气。
很快,轩辕一方大破九黎,进入决战。
任鸿和齐瑶跨虎乘鸾,便是在决战之日赶来。
二人落在云空,看着密密麻麻的红色煞气从下方涌向天空。而在他们不远处,一片乌云凝聚的天宇站着上万位巫神。
任鸿腰间佩剑震动,几欲脱鞘而走。
“到底是人间杀劫,气运所在。”齐瑶:“鸿哥你的天剑若能吸收七次杀劫烙印,怕就能展现劫运之道,演化天地重劫。”
不错,若是净世天剑孕养一万年,可以催动天地重劫之力对抗大罗仙以下的仙神,甚至大罗仙家也要受伤重创。
而若能更进一步祭炼十二重天地重劫,就可以拟化量劫之力,针对大罗乃至教主。
至于更上一层的无量劫,任鸿不认为自己能炼制那等规格的劫器。
“来日方长,先应对眼前。”
拨开浓云,看到下面鏖战的双方。
这个时代的士兵可不是普普通通的凡人,而是修行炼体之术,一个个媲美修士的存在。他们结阵厮杀,还有各路仙家和神灵混迹在战场上。
应龙化作人身,和帝女魃催动水火杀向一群祝融巫师。
齐瑶神色微变:“女妭身上火元气息分属地煞毒火,怎么像是董朱传授的?”
“不是像,就是。是玄女代董朱传授火术,这轩辕之女传承的,是炎谷仙法。论起来,跟祝融一家还是同门。”
但现在,祝融一系的巫师被帝女魃大肆杀伐,冥冥中积累孽障,更惹恼祝融大神。
任鸿垂目一扫,窥见帝女魃的未来。
不久的将来,她会被困人间,落入封印之中。
咚咚咚——
远处战鼓响彻大地,一头头夔牛虚影从神鼓冒出,携带雷霆冲向彼方的九黎群雄。
九黎魔皇乃后土挑选的巫教之主,他祭炼八十一魔神化身,每一尊魔神化身都有媲美三天真人的实力。目前他正跟帝轩辕交手,不相伯仲。
随着夔牛出击,魔煞之气散开,帝轩辕渐渐占据上风。他身后运转北斗星图,有煌煌帝相驱使巫教、仙道秘法,镇压魔皇的一尊尊化身。
“该我们出手了。”看到远方巫教神灵们蠢蠢欲动。任鸿轻拍虎头,御风而去。
任鸿落入战场,出手捉拿风伯雨师二人。
风伯雨师俱是后土神灵,看到勾陈帝君亲临,先是大惊,然后不假思索,直接催动风袋、雨印想要捉拿帝君。
“风神袋也就算了,这雨神玺也敢拿来对我?”任鸿不屑一笑,屈指将雨印收入袖袍,然后挥剑斩破风袋。一缕剑光顺着狂风在风伯、雨师脖颈一绕,将二人头颅斩落。
天地玄奇錄
只是这二人修炼秘术,脑袋掉而不死。两位神灵抓住自己惊恐的脑袋,连忙往后跑。
“师父,师父救命!”
齐瑶乘青鸟而来,想要去前面阻拦。忽然海浪声响起,一重重惊涛骇浪从西方涌来,将风伯雨师救走。
“三代,手下留情。”
夙沙氏不得不亲自赶来,对任鸿行礼。
瞧见任鸿披甲跨虎,夙沙氏愣了愣。他认知中的任鸿,一直以来都是穿道袍仙衣,这种铠甲战神姿态几乎没见过。
任鸿目光一沉:“怎么,你要下场?”
夙沙氏暗道不妙,赶紧道:“他二人得道日浅,不知咱们之间的渊源,三代勿怪。”
风伯雨师传承功法,便是天皇阁大风、雨师二系。是夙沙氏传授教导的神灵,拜入后土宫,勉强算来也是任鸿的徒子徒孙。尤其雨师,这一脉祖师爷就是任鸿。雨师本人更每日祭拜祖师赤松子,为任鸿提供香火。
风临裙舞心动摇
“便是看在他们道法的份上,才留了一命。”任鸿随手将雨师玺扔给夙沙氏,淡淡道:“速速让彼等归于天界。”
任鸿寒光扫过逐鹿对面云空的诸神。
异世毒医 天煞
“你等下凡数十载,闹了这么久,该回去了。”
后土一系的神灵看到勾陈帝君,一个个缩在云端不敢露面。
最后,神灵们推推搡搡,将东岳帝君请出来。
金虹氏黑着脸,走到夙沙氏跟前。
齐瑶忍不住笑了:“金虹,你也是天皇阁的前辈,怎么也好意思掺和进来对付小风后?”
“娘娘法旨,不得不来。”金虹氏苦着脸,他和夙沙氏也不想下场。但这次巫教倾巢而出,就连后土娘娘都亲临逐鹿。
任鸿抬头望天空云端看了看,一重金碧辉煌的后土宫立在云端,后土娘娘正端坐神宫,俯视大地。
而在后土宫上方,悬着一支玉如意,其意图十分明显。
若后土敢插手欺负玉清门人,天尊直接打死巫教所有生灵。
闪婚缠情:霸爱老公别心急
正因为老师护短,我这些师兄们才敢肆无忌惮动手啊。
任鸿目光转了一圈。他看到黄龙大仙所化的巨龙,看到广成子的九大化身,也看到赤精子催动的生死神光……
“两位教主不会真正动手。这场巫教之争,顶多是你们的巫祖被逐出中原,从而擒拿九黎魔皇。”
任鸿抚摸虎毛,轻声道:“你俩既然要下场,不如跟我斗一场,回头方便给娘娘交代。”
夙沙氏和金虹氏松了口气。
他们生怕任鸿反悔:“请三代赐教。”
他俩一驱使诸海,一操控群山,联合施展先天灵宝山海经。
齐瑶见状,手中翻出一面白云渺渺的聚仙旗:“鸿哥,我来帮你。”
“不必,山海界而已。”任鸿随手一抓,从天空把勾陈宫拿来,在手中捏成一个宝珠砸过去。
帝宫化作先天灵宝六合珠,携带五行六合之力、先天勾陈帝威,伴随一声声龙吟虎啸撞向山海经。
嘭——
山海经当场破碎,六合珠化作五道剑光刺伤两位阁主。
金虹氏看到自己衣襟上的伤痕,暗道:幸好三代下手留情,没有受伤。
“啊——”突然,他听到身边夙沙氏的惨叫。
只见夙沙氏抱着自己完好无损的手臂,做出一副剧痛无比的样子。
“不好,我受了内伤,没办法战斗了。”
网王之樱花飘落
说完,夙沙氏化作水光逃之夭夭。
这家伙竟然不等我!
金虹氏心中暗骂四代没义气。
看到任鸿笑眯眯的目光,金虹氏深吸一口气,咬破舌尖逼出一口血。
“噗……三代不愧是我辈阁主们的最强者。领教了。”他踉踉跄跄,向东岳逃走。
论演技,五代更胜一筹。
这俩活宝。
任鸿哑然失笑。然后,余光瞥向巫神阵营的一个角落。
在金虹氏撂下那句话时,一位隐藏的巫神露出不爽之色。
“他怎么就是天皇阁主的最强者?他才修行几年?我可是正经的人族圣皇。”
時年歸期 莫幺
“二代既然也来了,何妨也凑个热闹?”突然,他耳畔响起任鸿的声音。抬头一看,任鸿不知不觉已经来到巫神们的阵地。
那群巫神看到勾陈帝君杀入阵地,一个个围着任鸿、齐瑶,却不敢真正动手。
“呵呵,免了。”到底昊英氏有底气,作为老牌人皇纵然受后土胁迫,但后土娘娘也不会逼他真正跟仙道交战。他这次来的,仅仅是一个化身。
“我这次出来,只是化作人皇劫数,助轩辕成道罢了。”
打过招呼,扔下自己的巫神令,昊英氏散去化身回归火云洞。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任鸿收下巫神令,看向远方:“诸位,这次便是逐鹿之战的终劫。大家想出手的,何妨直接动手?再不动手,朕就要开天维之门撵人了。”
下方,广成子看到任鸿杀入巫神阵营,担忧他吃亏,招呼十二金仙同时来到任鸿身边。
噹——
巫神阵营,乌云散去,露出十一位坐在神座上的大神。
共工面目凶横,恶狠狠盯着任鸿和十二金仙。
祝融面色平静,坐在位置上观察。
弇兹笑眯眯的,哪怕自己另一个化身玄女在下面陪轩辕生死搏杀,她也半点不着急。还有心情跟任鸿打招呼。
至于天吴,他坐立不安,仿佛椅子上面长钉子似得。
此外还有冷面玄冥、好奇宝宝帝江,以及任鸿的老对头奢比尸(血海老祖化身)。
当然,在这些巫祖中任鸿最在意的,或者说他亲临战场的目的,就是最边上那位老者——烛九阴。
“后土诸神受巫教降灵之术下界。如今人间杀伐劫满,合该重归天界。诸位巫祖亦是天界大神,也当归去。”
“那要是我们不走呢!”
“那么当年娲皇如何镇压您,晚辈只能有样学样,再把您镇压几百年了。”
“大胆!”
共工大怒,手中神兵携万重巨浪砸向任鸿。
“师弟小心!”广成子祭起番天印,将神钩打退。
心中,广成子很是无奈。
自己这次下山,不仅要照顾昔年好友,如今人皇轩辕宝宝。更要照顾天上的勾陈帝君,另一个熊皇帝。
一个人跑到巫神阵营,真以为我们十二金仙能对抗上万巫神?更别说,这里头还有一些顶级好手。不,共工和祝融都是接近教主层次,甚至曾经当过教主的人啊。
“伏羲帝子,自然胆大。”任鸿手一招,将钺皇浑天戟拿在手中:“这样吧,看在你们这些巫神大前辈的份上。我让让步,你们十一个巫祖联手吧。当然,只是你们十一个,娘娘就别下场了。我打不过您……”
末了,任鸿不忘对后土宫方向求饶。
咯咯笑声在天空回荡,后土:“小勾陈,你吃了什么神兽的肝胆,竟然敢让十一位巫祖联手?”
十一个巫祖联手,已经能媲美教主级别了吧?更别提,里头还有教主化身。
突然,一阵狂风扑面而来。
任鸿下意识挥剑,只听青风中不断传来惨叫。
“输了,输了,我败了!”
天吴到底偏向任鸿,粗劣怼了一招就跑。
后土:“……”
共工:“……”
祝融:“……”
一群巫祖盯着青锋,只见那风跑到昆仑山不出来了。
“哦,现在是十位了。”任鸿转动浑天戟:“如果你们不动手,可能待会又要少几位——”
冰冷至极的寒气以及浩瀚磅礴的水浪同时张开道域,共工玄冥两位巫祖悍然出手。
紧接着,任鸿周围时空封锁,脚下冒出烈火,天空出现金刀青木神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