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5rf好看的小說 天啓預報-第九百一十一章 彩虹盡頭閲讀-dug0r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
在喘息了片刻之后,艾晴提起了公文箱,再度穿过了异化的黑暗,回归了大门之外的畸变世界。
哪怕是污染物已经被再度封存,可这已经深度化的一切却无法复原。反而越发失控的开始蔓延。
拼尽她的所能,只能确保任务的完成。
仅此而已。
可不知为何,她的脚步却停顿了一下,停在了‘安保主管’的身旁。
“艾……艾女士检查……检查结束了么……”
帕杰罗蠕动着,肿胀的躯壳里含糊的问道:“我们、我们工作……很严谨……严谨的……没有,没有差错吧……”
“嗯,是啊,没有差错。”
无敌圣王 吐泡泡的紫鱼
艾晴停顿了一下,颔首:“这都仰赖与各位的奉献。”
絕巔仙帝 清嶽
“可是、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感觉……”
帕杰罗的声音变得尖锐起来,听不出那究竟是呻吟还是悲鸣:“我感觉……不太好……是哪里……哪里出问题了么?奇怪……哪里奇怪……”
沉默里,艾晴垂下眼瞳,无声的叹息。
“帕杰罗先生,在此,我代表决策室,感谢你为现境的安全所付出的牺牲。”她看着手中的终端,忽然说:“倘若,我向你下达净化指令,你会遵从么?”
有惨叫一样的提示声从帕杰罗手中的终端中响起。
代表着最高权限的命令从上面浮现。
照亮了那一张麻木的面孔。
在蒙昧的混沌思绪中,终于有一丝恍然浮现,带来了痛苦的领悟。
“原来……是这样么……”他轻声呢喃:“污染……污染……扩散……”
艾晴没有说话,静静的等待。
直到他深深的低下头:“请……请跟我……跟我来……”
再一次的,他转过身,蠕动着向前。
当第一丝的困惑得到了解答,眼前的世界就变得分外飘忽。
人造太阳的阳光,绿茵的草坪,往来的同事,还有他们谈笑时的样子。
可一切明明如此正常,又是哪里不对呢?
想不明白……
只是很痛苦,很害怕,很难过。
他呆滞的凝视着这一切,无声垂泪。
许久,许久,转过身,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打开保险柜。
拿起了那个红色的电话。
“通告……通告β01全员……紧急事态……重复一次,紧急事态……”他停顿了一下,肿胀的躯壳渐渐佝偻下去:“请……全员……避难所……集合……”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就像是失去了力气,依靠在自己的椅子上,呆滞的凝视着桌子后面的艾晴。
警报的红光照亮了她的面孔。
“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他无力的申辩着,抬起触须,覆盖面孔,像是流泪一样,含糊悲鸣:“我们……我们在这里……工作五十年……明明……什么问题都没有……”
艾晴没有说话。
直到警报的声音从窗外断绝。
在监控中,所有的成员都遵循引导,进入了地下避难所的大门。
“就非要……如此……不可么?”帕杰罗在自言自语。
艾晴依旧没有说话。
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直到那个红色的按钮被按下,火焰和高温从‘庇护所’的缝隙中喷薄而出,惨叫声和质问不断的从通讯中传来。
七界剑神录
最后,再无声息。
“净化……指令,完成。”
帕杰罗的触须痉挛着,捧起一柄手枪,艰难的抬头,祈求:“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
“感谢你的配合。”
艾晴颔首,接过了手枪,对准他的面孔,最后发问:“还有什么想要说的么?”
“为何……要……告诉我呢……”
“大概,是因为同情吧。”
艾晴想了一下,郑重的告诉他:“同为弱者之间的‘同情’。”
“抱歉,我无法施以援手,也没有让你们解脱的能力,充其量,只能像个半吊子一样,让你们自己去做出选择。”
她说:“这是我唯一能为你们做的事情了。”
“没有……没有选择……”
龍珠之賽亞文明 沫傾絾
帕杰罗抽搐着,流泪,嘶哑悲鸣,“徒增……痛苦……”
“或许吧。”
艾晴回答:“可理智的死亡和愚昧的堕落却有所不同,哪怕只是表示出抗拒也好,也必须对敌人做出反击。
倘若屈服的话,那么曾经的坚持就不会有价值。
由我作证,帕杰罗先生,你们不曾自甘堕落,直到最后,你们都是足以令天文会为之骄傲的成员。”
漫长的寂静里,帕杰罗浑浊的眼眸中有光亮起。
“会存在……救赎……吗……”
“也许不会。”
艾晴垂眸,轻声道别:“有朝一日的话,就让我们从地狱中再会吧。”
她扣动了扳机。
再无犹豫。
伴随着低沉的声音,帕杰罗的头上出现了一个贯穿的裂口,火焰扩散,将依旧在抽搐着的畸变躯壳笼罩,迅速的带来灭亡。
在最后的瞬间,帕杰罗似是露出了解脱的笑容,嘴唇开阖着,想要说什么。
很快,那笑容随着火焰的熄灭,化为了灰烬。
淑女攻略 凰女
连带着最后的道别一同埋葬在空空荡荡的座椅上。
寂静里,艾晴提起了公文箱,转身离去。
当她走出大门的那一瞬间,有净化的光从天而降,将身后的堡垒吞没。
弹指间,一切都消失无踪。
“任务完成。”
摄政王,劫个色!
艾晴抬起了手中的公文箱,站在原地,对通讯频道最后吩咐:“我需要一针源质抗凝剂,麻醉,还有标准生物隔离。”
远方传来嘭的一声轻响。
她闭上了眼睛。
五分钟后,身穿厚重防化服的工作人员将沉睡的她小心翼翼的放入了隔离仓,关上了舱门,向着天空挥手。
云端的直升机升起。
最终,只剩下漫天的风雪依旧在呼啸着,渐渐落在焦黑的大地上,将曾经的一切覆盖。
.
“做的不错。”
当艾晴在隔离室的病床上睁开眼睛的时候,听见了对讲机中的赞扬:“我们的纪录者提取了事象记录回顾,你做的比所有人想象的都要好。”
“只是履行职责而已,并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东西。”
艾晴抬起手,看到了手臂上的留置针:“我睡了多久?”
“标准的隔离观察和检测,一周,中间发现了一点深渊侵蚀的迹象,一个小手术,还有另一个小手术。”
对讲机中的人说道:“现在,你可以出来了。”
艾晴缓缓的起身,检查着身上的病号服,很快,在手臂之上看到了以前不曾注意到的炼金矩阵,眉头皱了一下,但并没有说什么。
只是,在推门而出的瞬间,眼前一片恍惚。
瞬间从医院里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不对,她曾经来到过这里。
英雄聯盟之從小兵開始 瘋狂的石頭怪
统辖局中央决策室的主导者,秘书长叶戈尔的办公室。
“抱歉,有人急着想要见你,所以临时动用了彩虹桥传送。”
办公桌后面,叶戈尔将手里最后一份调令签完,合上了文件,抬头如是说道:“你被选中了,艾女士,如我当年所预见的那样,你具备着维持这个世界的才能。”
赛尔号之光 玫凰天使
“我怎么不知道我有这种东西?”艾晴自嘲的摇头。
“就像是你说的那样,理智,足够的理智才足以面对纷繁复杂的状况。当然,再加上一点出众的直觉会更好。”
叶戈尔起身,打开了身后那一扇许久不曾开启的大门,向着她招手:“请跟我来吧。”
“说的我好像有拒绝的资格一样?”
“你会拒绝么?”叶戈尔回头问:“你不正是为了这一刻而努力至今的么?”
艾晴没有回答,只是跟着走进了大门之后空旷的殿堂。
天文会的,不,这个世界的……
真正权力的核心!
“所以,先导会,是真实存在的?”
她环顾着四周,看着空旷的墙壁:“不是历史上的那个天文会的前身,而是主持天文会的那个,是真实存在的,对吧?”
叶戈尔摇头一笑:“一般来这里的人都会比较含蓄。”
“我更喜欢直白一些。”艾晴说:“这样不是更能证明我的‘才能’么?”
“诚如你所言。”
叶戈尔颔首,印证了她的话:“先导会是真实存在的。”
伴随着他的话语,殿堂难以令人察觉的下沉开始了,他们来到了一片静谧的黑暗之中,缓缓向下。
一直到微弱的光芒将他们包围。
在繁复机械的拱卫之内,庞大的石碑静静的耸立。
数百座巨大的石棺耸立在他的四周,又无数线缆承接,最终没入了石碑之下的基座中,令石碑之上浮现了一张模糊的面孔。
像是风中残烛一样,随时都可以消散。
永不独行
在漫长的沉睡中,他或者她的眼皮微微震颤着,好像随时都会惊醒。
在看久了之后,那张隐约的面孔就像是产生了某种奇妙的变化。
渐渐的变得……像是母亲,像是自己……
重生七零好年華 香椿芽
“那是什么?”
艾晴忍不住后退了一步,皱眉。
“这就是先导会的正体啊,艾晴,这几个月来你所暗中调查的一切……并不是什么暗中掌控的阴谋组织,也不是什么可怕的非人集团。”
叶戈尔轻声说:“先导会,就是‘人类’自己。”
寂静里,艾晴愕然的环顾着四周,看着那些石棺,疑惑的问:“那些东西……他们……他们是谁?”
“是为现境牺牲了一切的人。”
叶戈尔充满敬意的告诉她。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在那里的人里,有生而知之得到上苍宠爱的先知者,也有愚钝一生有朝一日得到领悟的求道者,也有着忠实的面对自己的人生直到最后一刻的诚实者。
从先导会的时代开始,一直到历代天文会中的会长、英才、豪杰和做出不可莫名的贡献的伟人们在面临死亡的时候,便会得到一个选择。
——就此安详的死去,还是,为现境献出自己最后的一切?
所有选择后者的人,都将躺入其中,躯壳陷入凝固,而灵魂被制作为模板和标本,成为至关重要的基石。
如此,通过白银之海的运算装置——缄默者石碑,便能够令全人类的混沌灵魂呈现出暂时的人格化。
在关键的时刻,做出抉择,主导这个世界的未来。
至少,让人类自己选择最后的结局。
“数百年来,‘先导会’一共苏醒了十六次,上一次苏醒,是在理想国陨落的时候。
有史以来,他通过梦呓,向我们发出了数百次预言和警告,无一失误的挽回现境的倾覆危机。”
叶戈尔伸手抚摸着石碑的台基,向身旁的后继者宣布:“你被选中了,艾晴,从今天开始起,你将作为先导会的手足而存在,为践行来自人类的意志而奔走。”
“今日,我将这一份权力交托与你的手中。”
他说,“希望你能够不辱使命。”
在漫长的沉默之后,艾晴凝重的颔首。
可叶戈尔却笑了,拍了拍他的肩膀:“放轻松一些,像你这样的人,全世界有四百多个呢。
如果觉得压力太大,就把它当做一份普通的兼职吧。”
“真的有人能够将它当做普通的兼职么?”
“当然有啊,不过希望你不要做那种问题儿童,在关键的时候还是严肃一些比较好。”
叶戈尔揉了揉眉心:“总之,这只是走个流程而已,如今的你已经有资格接触天文会最核心的机密了,恭喜你。
只希望你能够在最后也还保持理智吧……说真的,第一次看的时候,我也有点……接受不了。”
说着,他让开了身体。
将通往石碑的道路展现在她的面前。
引手示意。
耐心的等待着她的回应,并不催促。
在犹豫了许久之后,艾晴一步步向上,站在石碑之下,抬头仰望。
当她凝神,仔细观察的时候,那一张模糊的面孔就看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行行来自昨日的预言。
关于,二十四个毁灭要素的列表……
艾晴下意识的深呼吸。
看向最上方。
【毁灭要素·牧场主】
【毁灭要素·吹笛者】
【毁灭要素·盖亚】
【毁灭要素·波旬】
【毁灭要素·灰衣人】
……
其中的列表并不连贯,已经应验的片段亮着警示的光芒,毁坏的片段则浮现裂痕,而未曾出现的则隐没在虚无的混沌之中,看不清晰。
像是毁灭要素·阿波菲斯这种象征着外太空对现境重大威胁的存在,微光黯淡,几乎快要熄灭,但却无法彻底灭绝。
应该说,只要宇宙这个概念对现境还存在一日,这样的隐患就无法断绝。
很快,艾晴跳过了中间打断的混沌迷雾,向了石碑的最下方,心脏忽然收缩了一下,哪怕有所猜测,依旧呼吸停顿。
下意识的握紧十指。
那一行黯淡的字迹……
上一任会长所作出的最后预言,有可能毁灭世界的最大隐患。
这才是天文会最核心的机密,最针对的目标,同时,也是哪怕连年备战,日夜警惕,也无法战胜的敌人。
二十四个毁灭要素中最后的结尾,亦是最初的存在。
——【毁灭要素·天文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