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2ebg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代號候鳥-第三十四章 接頭相伴-eci72

代號候鳥
小說推薦代號候鳥
问王一刀借钱这条路被堵死了,他有限的几个朋友中,也没钱,即便有钱,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没好到能借这么多钱给他的程度。
要快速凑这么大一笔钱,李安平也不能去抢、去偷,总不能去赌吧?谁说不能,他还真可以去赌。
在日占时期,他就是靠偷和赌过日子的,他对自己的偷窃和赌术还是有些自信的。问题是,新中国成立后,赌场早被抄了。
畫魂師 七月瀟瀟
依李安平的判断,一定还有地下赌场。
李安平买了一包烟,找到有名的混混儿王九,假说自己手痒,手上也有点钱,想找个地方搏一把,但苦于找不到地方。
李安平当公安的事,很少有外人知道,他只在秘书科工作是穿制服,后来为了工作方便他都没有再穿过制服。所以,才有王九和李老三看见他进翠烟楼便认为他是在逛妓院。王一刀性子直率,不爱絮叨家里长家里短,王九等人并不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
農莊男孩
一个逛妓院的人就不是什么正经人,王九见李安平一副猴急的模样,还真信了。
他嘴上叼着李安平给他点燃的香烟,把剩下的那包烟放进兜里,贪婪地吸了一口烟,告诉了李安平一处地下赌场的位置和进入的暗号。
赌场里的勾当,李安平再熟悉不过了,他略费周章便从里面赢够了戏班子所要的佣金。
以前,他可不敢去赌场这么弄钱,那时开赌场的都是有相当势力的人,他要这么大笔大笔地赢钱,出了门就会被打死。这次他也是冒了很大的险,他赢够钱立即就离开赌场。
“蝉”的公开身份是“鲁记古董店”老板,叫鲁平,“平安”的“平”,而不是“萍水相逢”的“萍”。新中国成立后,户籍是自由迁徙的,他搬到这里后,找了一个女人以“鲁萍”的身份做了户口登记。
天色渐晚,鲁平合上最后一块门板,正要拉下铁栅,就听得背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掌柜的,请慢一步关门。”李安平带着三位全副武装的公安走到鲁平跟前,说话的不是他,而是另外一人。
鲁平看着眼前的四名公安,他面色上没有露出任何异常的神情,心里难免有些许慌张。他认出其中一个,正是前不久“理发师”要他跟踪的那人,原来这人竟是特务稽查组的公安。
他拿不准这些公安是不是来找他的,强作镇定地问:“什么事?”
“我们是来抓特务的。”那人继续说,李安平设计出这两句话没有连在一起说用意是为了给鲁平施加一定的心理压力,更主要的是为后面的戏做够铺垫。
“哦……你们抓到了吗?”鲁平继续揣摩着,这名公安的话只说一半,很可能是在针对他。他在计算着如果真的是来抓他的,他该怎么应对,局势对他相当不妙,对方四人,还都持着枪。
“我们正在围捕。”
鲁平心说完了,他想跑都晚了,他手心微微冒汗,但依旧镇定地说:“我怎么没看见?”
李安平静静在一旁观察着鲁平,到目前为止,对话不多,但句句含沙射影,鲁平始终表现得异常镇定,这让李安平多少有些佩服他。
“哦,刚才你有没看见一个受伤的人跑过?”
听到这句话,鲁平顿觉压在胸口的大石头没了,这次不是来抓他的,他摇摇头说:“我没看见,可能是因为我在关门背对着街看不到身后的情况。”
正这时,又一名公安急风急火捂着手腕从西边跑过来,他的手腕不断有血滴下来。他顾不上手上的伤,喘着气说:“报告!队长!‘理发师’从西边逃走了。”
“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一直在问鲁平的公安关怀地问来人。
“我按计划埋伏在为国路西口,看到‘理发师’受伤跑过我就追上去,但不想被他伤了手腕,他逃掉了,不过没大碍。”
“追!”五名公安往西追出。
虚惊一场后,鲁平真的震惊了,这五名公安居然是在围捕他的上线“理发师”,“理发师”真的行迹败露了?
难怪最近有一段时间和他的联系彻底中断了,他连着几次去秘密接头地点放好写着暗号的纸条,但发现纸条并没有被取走。
三次之后,他就感到发生什么意外了,赶紧把没有被“理发师”取走的纸条收回烧掉了。
他在接头地方留下了一张空白纸条,如果“理发师”安然无恙,只是因为其他事情耽误了,自然会去拿走纸条,然后按照约定放回半张。
假如“理发师”发生什么意外,又或者纸条被公安拿到,一张白纸说明不了任何问题。两周过去了,那张白纸还在原处。
一旦“理发师”发生意外,他就得赶紧离开这座城市。形势对他很不利,鲁平想到古董店里还藏着不少收集到的情报,他重新卸下门板。
“明月几时有?”
一个很小的声音从墙角传来。换作白天,如此小的声音,鲁平恐怕是听不到在说什么的。
狼性王爷最爱压 37度鸢尾
这不是他们先前的接头暗号吗?鲁平迅速转过身,循声看去,并没看到任何人。
“明月几时有?”那个声音又重复了一遍。
李安平也不能肯定这个暗号有效,这伙特务在清华池的据点被他破坏后,他再没有听到这伙人有接头暗号了,而且之前的跟踪并没有发现他们另外开辟了据点。
他只能赌,赌他们只保持了单点联系。
我的絕品女上司
鲁平犹豫了片刻,低声回了一句:“有时自然有。”
“今夕是何年?”
“三十九年。”鲁平回答完这句,顿了顿,又说:“我欲乘风归去。”
兼职驱鬼师 萧西窗
轮之序章军旅人生 辰靖
这时,自墙角转出来一体型高大的人来,他右手捂着左胳膊,右手上似乎还拿着什么东西。
这人站定了,说:“却有大海相隔。”
此人应该是自己人,但他会是谁呢?
鲁平先把这人让进店里,飞快关上店门,领着这人走到后堂,点上油灯,而不是直接打开电灯。他怕电灯灯光太强,会穿透两层门缝,投射到外面。
三春白雪歸青冢
有了灯光,他这才看清这人右手握着一块布紧紧捂住左胳膊,布原本的颜色已经分辨不清了,全是血。
看来他受了外伤,用这布吸收流出的血。
难道这人就是被公安追捕的“理发师”?
“‘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