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g5fb寓意深刻小說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 ptt-三百八十七章 尷尬展示-iib53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
小說推薦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
想到这里王寅再次打开搜索功能查看了一番,随即琢磨道:“步骤没错啊?再试试好了。”
苍穹之上

于是王寅又帮程凌雪按压了几次胸腔,随即俯下身捏住程凌雪鼻子朝她嘴里开始送气;做完之后继续回身帮她按压起胸腔来。
“寅哥?”程凌雪刚一睁开眼就看到了王寅在那低着头,心中正纳闷呢忽然感觉胸口一阵异样,于是程凌雪视线继续下移了过去。。。
“啊!”一声尖叫在驾驶室内响了起来,余音久久不息。。。
“我靠!你这丫头往哪踢呢!你特么想让我跟老王去作伴儿吗!”王寅一把按住当下袭来的腿,顿时没好气的说道。
“噗通!”
刚才王寅一通忙碌忘记控制飞行器方向了,结果这会儿一阵气流吹过直接吹的飞行器打起了转,王寅一个没站稳直接栽到了程凌雪身上,被动的把刚才没进行完的第二个步骤给补上了。。。
感受着嘴唇上传来的异样,程凌雪大脑一片空白,脑海中只剩下四个字开始无限循环了:他亲我了。。。他亲我了。。。他亲我了。。。
王寅见状连忙起身想要去操纵飞行器,结果还没站起来脚下一个不稳又一头栽了下去。。。
“阿西吧!”王寅挣扎着站了起来,朝着控制台转过身去:“我勒个去,差点给我闷死。。。”
“呼。。。”飞行器终于降到了安全的高度开始平稳飞行了,王寅总算也松了口气。
刚才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王寅感觉多少有点尴尬,不好意思去主动找程凌雪说话;程凌雪则是低头坐在座位上继续当起了复读机。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
“那个,凌雪。。。”王寅终于开口了:“刚才你闭过气儿去了,我只是在对你进行抢救。。。”
王寅一边说着一边偷偷瞥了程凌雪一眼,结果看到程凌雪还在那低着头没有动静。
末世全能黑科技系統 涼茶煮酒
“完了,小丫头生气了。”王寅顿时一脸的无奈:“看来是把我当成色狼故意吃她豆腐了。。。说起来刚才那一脚可真够狠的,还好哥身手敏捷。。。”
王寅对于这种情况也没什么很好的办法了:看样子现在小丫头不想搭理自己,要是再提的话估计她还得尴尬,还是缓缓吧先。
程凌雪仍旧坐在那里一言不发,脑海中一直在循环着那句话:他亲我了。。。他亲我了。。。他亲我了。。。
驾驶室内再次陷入一片诡异的安静,王寅只得老老实实的在那操作着飞行器前行着。
一不小心就无敌啦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以后
“诶?这是到哪了?”王寅忽然意识到似乎出现了什么问题,等他搞明白是什么问题的时候这事儿似乎有点脱离掌控了。
没错,王寅迷路了。。。
刚才飞行器那么一通折腾早就偏离了原本的方向了,加上后来王寅又走神了一会,以至于现在完全不知道在朝着哪个方向飞了。
我,嫦娥男闺蜜! 独孤建业
要命的的是也没有卫星和导航台什么的,只能靠肉眼去寻找方向。。。玩个毛啊!
不对,这还不是最要命的。。。
王寅忽然发现事情变得更严重了:完了!当初也没琢磨往远处飞来着,所以刚好可以在上水村的马路上起落;可是现在到了这么个鬼地方,这特么怎么下去啊?!大唐可没有第二条马路给自己当跑道啊!
極品妖孽煉丹師 柳賦語
“大爷的!玩脱了啊!”王寅郁闷的哀嚎了一句,脸上瞬间如霜打的茄子一般垮了下去。
“啊?寅哥你喊我?”程凌雪闻言一哆嗦,扭过头红着脸看着王寅。
“没。。。”王寅刚说了一个字便改口了:“嗯,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好点儿了没?”
江天探案 方謹宇
愛妳勝過愛美麗 炎璃
其实王寅也就是在没话找话。。。
本来已经迷路就够闹心的了,要是一会程凌雪再哭闹一番的话他怕他直接原地爆炸螺旋升天了。。。
“啊。。。我。。。我怎么了?”程凌雪明显还没没回完魂儿。
“刚才安全带太紧把你勒的闭过气去了。。。”王寅纳闷的瞅了她一眼,心说难道这还给短暂性失忆了不成?
“哦。。。对。。。”王寅这么一说,程凌雪脑子终于开始工作了,然后之前发生的事情就回想起来了。
对哦,之前那个安全带勒的我喘不过气儿,寅哥帮我解开的,然后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等我醒来后寅哥正在按着我的胸口,他还亲了我。。。
结果这一回想不要紧,程凌雪的脸腾的就给红了。。。
完了完了!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
他整天一幅不近女色的样子,按理说不是这种人啊?难道说是现在四下无人了所以本性暴露了?也不对啊?平时我俩单独相处的时候机会多的是啊,他要是这样的人的话也不会等到现在了啊?
程凌雪虽然喜欢王寅,可是心里完全没有想过会到这一步啊!这对她来说太快太突然了。。。。。。
“你还好吧?”王寅看到她又不说话了,不由关切的问道。
“寅哥。。。你。。。”程凌雪抬起头红着脸看着王寅,咬了咬牙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主要是没法开口啊。。。
“那个,凌雪你不要误会。。。”王寅看她这幅模样大概也明白怎么个回事了:“刚才你不是闭气假死过去了么,我那是在对你施救呢。刚才你都没有呼吸了,只能通过外力帮助你再次呼吸起来。。。”
王寅越说声音越小:玛德!怎么有种越描越黑的感觉?
冷王的替補新娘
“真的?”程凌雪咬着嘴唇盯着王寅的眼睛问道。
“当然是真的!”王寅见状拍了拍胸脯:“这在我们那边是一种救人的手段,通常用于你这样暂时无法呼吸的人。再说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我要是色狼的话之前在家里机会还不多的是?!”
说完后王寅心中长出了一口气:没事没事,哥行的正坐得直,问心无愧!
“可是你也太。。。”听到王寅这么说,程凌雪想想好像还真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