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or99人氣都市小说 臨淵行 線上看-第七百一十八章 對錯難論閲讀-2lvdb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
苏云和莹莹看到这幅笑容,却有些毛骨悚然。
留下崖刻的那人最终还是耐不住寂寞,选择与自己族人一样,化作怪物。
天域之國
自那之后,再无“我们”。
至尊道君、至人和天君们用他们的性命保护的族人,就此灭绝。
这片海底洞天世界中,还有不少古老宇宙的先民走来走去,但他们只是被脑袋怪物控制的尸体。
神通海中的脑袋怪物,与古老宇宙的先民,完全不是一个物种!
“这些脑袋怪物想来还残存着过去的一些记忆,因此把各自的尸体当成了巢穴,会时不时的回来,就好像自己依旧活着一样。”莹莹道。
苏云看向那些先民尸体,他们不会说话,只会露出毫无意义的笑容。
过了片刻,便又有脑袋怪物飞起,抽出一条条触须,挥舞着游出这片海域。
苏云看向远处,那骸骨巨人重游故地,颇有感触,最终他屹立在至尊道君的面前,口中低喃,念念有词。
莹莹飞上前去与他对话,苏云跟在后面,只听两人口中操着他听不懂的语言,相谈良久。
最终,那骸骨巨人离去,身形一纵,消失不见。
“他说,他是被流放的人。”
莹莹告诉苏云,道:“他反抗至尊道君的决定,他认为像他们这样的存在是整个时代的杰作,是文明的结晶,他们是更高等的智慧,他们不应该去保护这些弱小的愚昧的可怜虫。至尊殿堂的目的,并非是保护虫豸,而是像他这样的存在最后的庇护所。”
苏云怔了怔,道:“此人是个至人,有自己的想法?至人不应该是道奴才对吗?他是怎么跳出至人陷阱的?”
莹莹道:“这就不知道了。可能是古老宇宙末期,大道崩塌,被他趁机跳出陷阱吧。他告诉至尊道君,为了减小末日灾劫的威力,他们应该先一步灭绝世人。把这些没用的虫豸统统灭绝,天君之下,都是废物,须得统统除掉。”
昨天 风弄
苏云心中骇然:“天君之下皆是废物,都得灭绝?难怪这人有着如此恐怖的凶性!”
“至尊道君与他理念不合,因此将他镇压流放,就放逐到混沌海中。”
莹莹道:“他这次回来,重回故地,便是想看一看自己与至尊道君孰对孰错。然而事实证明,他才是对的,道君错了。”
苏云望向那骸骨巨人离去的方向,又看向至尊殿堂那些以自己的性命形成神通海和海底洞天的天君和至人,心中有些迷茫:“道君错了?”
莹莹复述那骸骨巨人的话,道:“这些弱小的存在,道心不固,根本无法面对末日大灭绝,在末日面前,道心崩溃,这些凡人便只有死路一条。只有他们这些天君至人和道君才能坚持下来,只有他们才是宇宙的希望。道君保留弱小,牺牲强大,只换来覆灭这一个下场。”
白羽蓬尾琼 冷淋柏
苏云面色有些苍白。
莹莹却没有察觉,继续道:“他这次复生,便是要振兴种族。至尊道君做不到的事情,他来做,而且他会做的更好!我怀疑,他要搞事情!士子?士子?”
苏云怔怔出神,被她连声唤醒,这才清醒过来,一身冷汗。
莹莹好奇道:“士子,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苏云定了定神,还是有些迷茫,过了片刻,方才道:“莹莹,我适才看到至尊殿堂的天君、至人们,耗尽生命来打造神通海,抵挡末日灾劫。我钦佩他们的勇气,并且反问自身,自己是否能够做到这一步。”
他脸色黯然,道:“我一直觉得,自己没有高尚到这种地步,面对这种灾劫,我可能做不到,我可能只会像一个普通人祈求强者的保护。但是看到至尊道君的作为,我又深感惭愧,觉得自己在这种关头,也可以牺牲自我。”
莹莹嘭的一声合上书,笑道:“士子,你的境界又高深了。”
苏云摇头道:“但是骸骨的遭遇,以及这海底洞天世界的遭遇,却让我产生了怀疑。至尊殿堂应该是可以保留下来的,至尊道君和至人们天君们应该是可以不必死的,他们可以渡过末日灾劫,却因为要救普通人,最终落得灭绝的下场。是否值得?”
莹莹怔了怔。
至尊新娘
苏云继续道:“我在第一剑阵图中,与邪帝对抗时,被他的太一天都摩轮带去了未来,在未来,我看到了帝廷陷落,看到我的失败,看到了一个个故人倒下。我在想,元朔是否值得……”
神級身份系統 沙風彌城
莹莹明白他的意思。
太一天都摩轮中,苏云看到了未来的一角,看到自己为保护帝廷保护元朔而失败的命运,看到故友死在保卫战中。
而元朔和元朔人,是否值得自己和朋友们为之拼命?
那些普通人的命,是否如此珍贵,值得他们这些强者用自己的命去换他们生存的权力?
万一元朔人,也如同海底洞天世界中的先民,在绝望中舍弃了为人的尊严,变成了狰狞的怪物呢?
那时自己和朋友们的牺牲,是否还值得?
他产生了这种怀疑。
莹莹想了想,却不知道该如何说,只得道:“这骸骨的遭遇,便是另一种选择。那么我们来看看他的抉择与至尊道君的抉择,孰优孰劣吧。”
苏云点了点头,这是最后的办法。
五色船游历这片海底洞天世界,苏云和莹莹看到了一块块五色碑,至尊道君在碑上留下了他们的文明。
碑文是极简的符号,却传达极为复杂的意思,将其文明浓缩。
烙印在五色金上的文字,可以在宇宙化作混沌之后,依旧不腐不朽,流传下去。
苏云浏览一遍,确认自己一个字都不认识,莹莹倒是看得津津有味。
“留在这里吧。”
苏云看到莹莹打算把这些五色碑搬到船上,制止她,道:“拿去熔了,他们的文明便失传了。这种财富,我们不取。”
莹莹恋恋不舍放下五色碑,道:“放在这里也没人能看得懂,不如熔了炼宝……这里面都是至尊、至人和天君们各自关于道的感悟。士子要学习吗?”
苏云摇头道:“可以看看,但是学是不必了,意义不大。仙道尽头尚未摸清楚,仙道的第十重天尚未开辟,去学人家的,得不偿失。”
他观察五色碑,至尊道君留下的简洁文字,囊括的知识却极尽复杂高深,这倒是近乎道的表现。
“这位至尊道君的造诣极高……咦,这里还有其他人来过!”
这时,他有所发现,连忙唤来莹莹:“莹莹,这里有其他文字!是旧神符文!”
莹莹连忙飞过来,只见这面五色碑上的确写着旧神符文,显然有人在这里用旧神符文试图破译五色碑上的文字!
不过这场破译并未进行到底,书写文字的那人只破译了一半,便放弃了。
“谁留下的这些旧神符文?”
苏云颇为纳闷,这时,只听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留下这些符文的人是帝混沌。”
苏云心头一跳,循声看去,只见海底洞天中多出一个伟岸的身姿,头顶长着三只角,正是焚仙炉的三条腿!
帝倏。
帝倏走在这片古老宇宙的遗迹中,打量着五色碑上的文字,道:“当年帝混沌、外乡人也发现了这里,来到这里探索古老宇宙的奥秘。他们发现了这里的碑文,很有兴趣,于是破译碑文。”
莹莹纳闷道:“帝混沌为何只破译了一半?”
限量爱妻 语瓷
帝倏道:“因为破译了一半之后,帝混沌便发觉五色碑上的感悟对他来说没有用处。他的境界不比碑上的人弱,借鉴意义不大。留下碑文的人,目的只是传承其文明,至高的东西,碑文无法记录。当年,我也在这里,尝试用自己的智慧破译碑文。”
苏云躬身:“道兄还在追拿帝丰?”
帝倏摇头道:“帝丰反倒是小患,这个混沌海来客,才是心腹大患,必须要除掉。”
苏云笑道:“道兄,混沌海来客乃是绝世强者,小弟本领低微,插不上手,先告辞了。”
莹莹正欲催动五色船,突然帝倏的声音传来:“等一下!”
莹莹头皮发麻,不敢动弹。
錯位節拍 夏墨殤
苏云却风轻云淡,仿佛没有半点压力,笑道:“道兄还有什么吩咐。”
帝倏的目光落在莹莹身上,苏云回头看去,笑道:“道兄是打算要回这口金棺?”
帝倏目光依旧落在莹莹身上,道:“金棺既然选择了小书仙,那么我便不讨回了。这五色碑上的文字,还请小书仙破译一份,交给我。”
莹莹松了口气,连忙观想出一本书,书上是五色碑上的文字,旁边还有破译成仙道符文的文字。
莹莹拥有南轩耕的记忆,将这些碑文转译成仙道符文对她来说很是简单。
帝倏收下那本书籍,道:“可以了。你们往那边走,那里有帝混沌当年炼制的仙界之门,从那里可以前往仙界。”
苏云称谢,向莹莹抛个眼色。
莹莹会意,催动五色船飞出海底洞天,离开至尊殿堂。
待到五色船飞远,苏云突然催动先天紫府经,提升自身气血,道:“莹莹,你看我额头有没有流血?”
莹莹心中凛然,急忙围绕他的头颅细细查看几圈,这才松了口气:“没有!士子,你看我额头呢!”
她也催动气血,苏云细细查看几圈,也是松了口气,道:“帝倏没有给我们开瓢。”
对于帝倏,他们一直心有余悸,唯恐被帝倏划破脑壳,取出大脑读取记忆。
競技之王 XX神
还好这一幕并未发生。
“帝倏到底是谁?”莹莹询问道。
“帝忽。”
苏云目光闪动道:“不过如果是帝忽出手暗算帝倏,并且控制他的话,那么事情便古怪了。帝忽的身份可能有很多重……”
他迟疑一下,没有细说。
这时,前方轮回环的光芒传来。
帝混沌的轮回环切开了一重重时空,甚至连神通海也被切穿,前方正是海底的轮回环。轮回环所过之处,海水被排开。
傍个太子做夫君
远远看去,一座仙界之门矗立在海底,四周还有建筑,极为巍峨,但建筑却很光鲜,像是不久前才建造完成。
五色船驶入这片城镇。
“这里是旧神的城镇!”苏云打量四周,惊讶道。
他和莹莹连忙从五色船上跳下,脚踏实地,都松了口气。
这时大金链子从莹莹身上舒展开来,悄悄的缠上五色船,哗啦啦作响,然后把这艘楼船和金棺一起绑在莹莹的背后。
小书仙不堪重负,被压得趴在地上。
金链子把五色船勒得越来越小,只有四五寸长短,然而莹莹还是动弹不得。
苏云抬手,把莹莹连同金棺、五色船一起拎起来。莹莹黑着脸,小小的身躯背着金棺和五色船,踉跄的跟上苏云。
民間風水怪 潘海根
他们四下里巡视,旧神的城镇早已空了,只留下这些建筑以及一座仙界之门。
这座仙界之门与苏云在第七仙界尽头所见的那座仙界之门几乎一模一样,除了地点不同之外,便再无区别!
这座仙界之门矗立神通海的海底,就在轮回环的旁边。
苏云来到门下,迟疑一下,推开这座门户,没想到仙界之门居然应手而开。
他走入仙界之门,莹莹气喘吁吁的跟在后面,怒道:“到仙界之门了!你这条链子,我不要了,你和棺材依旧挂在门上去!不要再锁住我了!”
大金链子迟疑,将五色船松开。
莹莹祭起五色船,金链子却没有带着金棺离开,依旧背在她的背后。苏云和莹莹登上五色船,向仙界驶去。
过了不久,苏云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前方,脸色微变:“莹莹,回去!这里不是第七仙界,快往回开!”